《最后生还者第一部》剧情小说 剧情及人物个性解读_使命与责任


3楼猫 发布时间:2022-09-06 17:03:26 作者:李昊川 Language

使命与责任

兄弟两人走进一间安静的房间,乔尔一边关门一边说:“这地方人手还真多。”

“他们都是好人,这地方给了他们第二次机会,它给了我们所有人第二次机会。”汤米转身看着哥哥,将话语引到正题,“你为什么离开波士顿?”

乔尔一边说一边拉开椅子坐下,“我经历了一场惊险的旅程,老弟。”

“我想一定和那个女孩有关。”

“没错,所有的一切都和这个女孩有关。”

“好吧,继续说。”

乔尔停顿了片刻,说出了已经深思熟虑的话:“她是免疫的。”

“免疫什么?”

“病毒。”

汤米的表情告诉哥哥,他完全不信,“拜托,这不可能。”

“我就知道你不信,她很久以前被咬过,但是病毒一直都没有发作。我亲眼看见她吸进能让一群人倒下的孢子,却完全没事。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我能证明给你看。”

汤米的表情变得凝重,尽管这件事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他一直都相信乔尔,乔尔不是那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从波士顿到俄怀明州远隔千里,这两人如此冒险,绝不会没有理由。

汤米故作镇定,坐在椅子上摆出一副放松的姿势说道:“好吧,请你继续说,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

“我要把她交到火萤手上,他们都曾是你的手下,你来把这件事办好,所有该死的酬劳都归你。”

“我好几年都没看到火萤了。”

“但是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乔尔继续说,“而我自己要求的并不多,只要一些工具和弹药,足够我继续上路就好。”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汤米突然变了腔调。

“这不是为了我,这是为了你该死的信念。”

“现在我的家人就是我的信念。”汤米说,“你要求的事可不像是在公园散步。”

“天哪,只要玛利亚让你那些重获新生的朋友帮个忙而已。”

“他们也有家人。”

“汤米,我需要你的帮助。”

汤米叹了口气,“你想要一些工具,可以;要一些武器和食物也可以。不过我不会接手那个女孩。”

“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乔尔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报答你?”

“看在那么多年来,我有好好照顾我们俩的份上。”

“照顾?你管那些叫做照顾?那些年只给我带来噩梦而已。”汤米也站了起来。

乔尔厉声道:“你是因为我才活下来的!”

“那也不值得我这样做!”

乔尔将汤米重重推在文件柜上,咬着牙说道:“我带来了人类的救星,你却跟我啰嗦这么多,老弟?”

汤米的眼神毫无惧色,他并非与这件事对峙,而是在与乔尔对峙,“我们跟在波士顿时不一样了,你敢再对我动手的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乔尔失望了,汤米曾经拥有坚定的拯救世界的信念,就跟该死的马琳一样。他本以为带艾莉来这里,汤米会为此而欢呼雀跃,因为这个女孩是人类的希望。但是他错了,人的信念是会改变的,汤米不再是原来那个热血青年,他对生活有了新的看法。至于自己为什么想拜托汤米做这件事,除了身心疲惫,大概就是害怕分别。

每一个使命都有终点,乔尔使命的终点就是将艾莉交给火萤,当使命结束时,就是两人分别的时刻。乔尔开始害怕与艾莉朝夕相处,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对艾莉产生依赖,那种感觉就像父亲无法离开女儿,而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有几次恍惚之间,他竟然觉得艾莉就是莎拉,20年前因为失去女儿而留下的黑洞,竟然在被艾莉慢慢填补。一想到这里乔尔就更加恐惧,因为艾莉终究是属于火萤的,是属于马琳的,如果两人再一路走下去,乔尔会受不了分别的痛苦。一如20年前的那个晚上,让人痛彻心扉,一生沦陷,他不想再面对这种事,于是汤米就是那个可以帮助他解脱的人。

而现在兄弟两人四目相对,愤怒的眼神几乎要电闪雷鸣,乔尔失望了,汤米并不愿帮他解脱。

“看到脚印了吗?我们快走。”汤米说道。刚下过雨,山里的道路泥泞松软,艾莉的马在地上留下清晰的脚印,这让追寻女孩变得没那么难。乔尔一言不发只是骑马快行,不过只有几分钟没见到艾莉,他却心慌的好像失去了她。

“她不会跑太远,我们会找到她的,别担心。”汤米安慰道。

“难应付的小鬼。”乔尔抱怨道,恨不得下一分钟就能找到她。

“她老是搞这么多事情吗?”

“从没有过这样,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乔尔和汤米从山间小路一直骑到荒废的公路,沥青路面的两侧早已被野草覆盖,枯叶干支又落在野草之上,地面好像被铺上了五颜六色的地毯。黑色路面中间笔直的黄线若隐若现,满是锈迹的汽车几乎与枯叶的颜色一样,过了如此长的时间,它们好像融入了自然。

踩在沥青路上,马蹄声由沉闷变成清脆。两人穿过短小阴暗的隧道,发现前方的路已经被滑坡的山体挡住,马蹄印也戛然而止。

“不是这里,艾莉没走这里。”乔尔说。

“在这里,看,有脚印。”汤米发现公路旁边有一条藏在高大树木中的小路,路面积水很多,马蹄印也更加明显。“她往森林里面去了。”

两人立刻调转马头奔向小路。这时太阳探出云层,温暖的阳光穿过树叶照射在潮湿的地上,斑斑树影落在白色与灰色的巨石上,森林里的景色变得美丽。

“艾莉你在想什么?”乔尔自言自语,想尽快知道答案。他们从长满松树的小路走下山谷,经过了几座伐木工人建造的林中木屋,又走上一条向东而去的山间小道。当他们刚刚离开此处时,木屋的门打开了,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马背上的乔尔和汤米,也记住了他们消失时的方向。

乔尔和汤米在山林中骑马飞奔了许久,汗水很快打湿了衣服,当他们发现道路变得宽阔时,一座两山之间的牧场出现在平坦的地面上。原木制成的篱笆将长满荒草的田地围了起来,摇晃的路牌上写着“海顿松林牧场”。牧场之中有高大的马厩、牛棚、还有一座建造得很漂亮的大房子。

地上的马蹄印从山林一直延伸到这里,在房子的大门外,那匹艾莉偷骑出来的枣红色马正在悠闲吃草。

“那是我们的马,她一定在里面。”汤米说道。

乔尔率先冲进牧场,在房子前下马。他打开门进去,房子里的一切出乎意料地整齐,除了落满灰尘外,并没有偷抢或者损坏的痕迹。宽敞的客厅里铺着羊毛地毯,亚麻色的沙发看起来很舒适,餐桌、餐椅和吊灯都是美式乡村风格,厚厚的书籍安静地躺在书柜里。金色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这间荒芜的房子竟然让人感觉到温馨,不禁联想以前住在这里的人,一定是和蔼可亲的好人。

“艾莉,艾莉!”乔尔一边喊一边四下寻找。过了半天,从二楼传出艾莉的声音,“我在这里。”

“我的天。”乔尔自言自语,“真不知道你要做什么。”

听见艾莉没事,汤米说:“我想你一定需要和她聊聊,我在楼下等你。”

乔尔走上楼梯,穿过挂满照片的走廊,走过放置着柔软大床的卧室,来到最里面的房间。推开房门,房内漂亮的衣橱、玩具熊和橘色的窗帘进入视线,这里曾是某个女孩的卧室,艾莉坐在靠近窗户的沙发上读着一本日记。

“她们平常只烦恼这些事吗?”艾莉先开口说,“某个男孩的事,电影的事,哪件上衣搭配哪件裙子?真奇怪。”

“快起来,我们该走了,快点。”乔尔很生气艾莉做这种蠢事,比如骑着马吭都不吭一声就跑来这里。

“如果我说我不走呢?”艾莉合上笔记本坐正,摆出一副要好好谈一谈的架势。

“你知道自己的命有多重要吗?嗯?”乔尔发出责备的口吻,“擅自从那里逃走,把自己卷入危险之中,这真是相当的愚蠢。”

“我猜我们对彼此都感到失望。”艾莉回击道。

“你到底要我怎样?”

“承认你一直都想摆脱掉我。”艾莉的声音带着委屈。

乔尔试图解释这个棘手的难题,“汤米比我更了解这地方,也更了解火萤……”

“哦去他的!”艾莉打断对方的话,生气地站起来。

“好吧我道歉,我相信他更胜过相信自己,好么?”

“别鬼扯了!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艾莉大声说,“怕我像山姆一样的下场吗?我不会被感染,我能照顾好自己。”

“我们差点丢掉性命多少次了?”

“就目前来看我们应付得还不错。”

“那你和汤米一起应该应付得更好!”乔尔几乎是将这句话喊出来。从这句话里,艾莉听出乔尔是真的想把自己甩给汤米,她的心感到深深的酸楚。说完这句话乔尔就后悔了,他不该如此决绝地说出想摆脱她的话,事实上他也在艰难选择,即便是选择分开,也应该用更委婉的方式。但是话已说出,无法挽回。

乔尔转过身去,就在这时他听见艾莉的声音已经沙哑,她说:“我不是她。”

“你说什么?”

“玛利亚告诉我莎拉的事,而我……”

“艾莉。”乔尔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事,艾莉将自己与莎拉联系到了一起,痛苦的回忆与现实打通了,不论他如何想要避免此事,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艾莉,不要把你自己逼到绝境。”乔尔的语气像是警告。

艾莉并未打算住嘴:“你女儿的事我感到很难过,但是乔尔,我也曾失去过重要的人。”

“你不会了解我有多痛苦。”

“每个在乎我的人不是死了就是丢下我。”艾莉流下眼泪,狠狠地推了乔尔一把,“每个人都这样,除了*****!所以再别说和谁在一起会比较安全,实际上这样只会让我更害怕!”

乔尔又陷入生命中的抉择时刻,艾莉不愿离开他,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如果一定要让艾莉跟汤米走,他只能让艾莉恨他,痛恨会使分离变得容易一些。乔尔内心同样痛苦,从外貌到性格,艾莉和莎拉一点都不像,但是她竟然会在某些时刻带给他莎拉一样的感觉,这太可怕了。在莎拉死的那一刻乔尔坠入深渊,他用了20年慢慢爬出来,让自己淡忘痛苦,艾莉却可以用一句话,一个表情让他再次坠回深渊。他必须结束这一切,于是狠下心说出了从未想过会说出口的话,“你说的没错,你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是你的父亲,我们各走各的。”

艾莉的心像是被滚烫的烙铁碾过,疼痛得无以复加。她呆呆地站在那里,脑袋里只有嗡嗡声。就在几分钟前,当她从窗户上看到乔尔骑马赶来时,还觉得自己未被抛弃,而这句话之后她真的被抛弃了,好似冰天雪地中唯一孤存的小草,好似秋风中慢慢飘落的枯叶。最让她痛苦的还不是乔尔说出这句话,而是,乔尔说的这句话竟然是对的。

房间里的空气充满了酸楚。汤米突然推门进来打破了这一气氛,他端着枪神情紧张地说道:“小心,有人进来了。”乔尔和汤米在经过林中木屋时被一群强盗发现,现在他们如期尾随而来。

乔尔立刻从窗户上观察,发现两个人悄悄进入房子。“有两个人进来了。”

“之前还有几个人已经进来了。”汤米说。强盗们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去路,现在除了一路杀出去别无选择。

汤米拍拍艾莉,“在这里藏好。”艾莉还未从刚才的谈话中走出,失魂落魄地靠在柜子上,仿佛并不在意已经袭击而来的强盗,比起突如其来的危险,她更在意乔尔的抛弃。

强盗们一进门就开始分头逐个房间搜寻,好在这座房子足够大,乔尔有机会躲进走廊边的卫生间,汤米则躲进了另一间卧室的门背后。当两个强盗经过走廊时,乔尔和汤米几乎同时出手,用匕首解决掉两个人。第三个强盗刚刚走上楼梯,看到同伴被袭击后立刻开枪,子弹却打在同伴身上。乔尔迅速开枪还击,强盗肩部和胸口中枪,像被踢倒的冰箱一样从楼梯摔了下去。

楼下的强盗向楼梯口扔了一颗烟雾D,房间内顿时烟雾弥漫,他们想趁着白烟冲上来,没想到被乔尔和汤米精准地连续射击打了回去,又在楼梯上留下两具尸体。强盗们这下慌了神,立刻在一楼分散躲开,准备想别的办法往上楼,或者在这里打伏击。

乔尔和汤米嗅到了战机,烟雾还未散,两人敏捷地从楼梯上翻下去,在雾中分别找到掩体。强盗们听到有人从楼上下来了,可是烟雾遮挡视线,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几秒钟后两人又干净利落地干掉两个强盗,乔尔是用刀,汤米则是用猎枪直接将敌人爆头。

强盗们一行九人进入这间房子,门外只有三匹马,他们以为稳操胜券,没想到转眼间已经死了七个同伴,剩下的两人顿时感到恐惧,颤抖地各自躲在厨房和书房里。他们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鬼,因为只有鬼才能这样轻易地杀人。

乔尔故意暴露自己与两人枪战,汤米则伺机游走。几枪射击之后三人都没有占到便宜,而汤米已经从客厅的另一侧绕到门厅,从厨房的另一扇门口开枪,打死了藏在这里的强盗。最后一个家伙听见了同伴的惨叫,他知道这座房子内只剩自己一人了,而他绝无可能干掉对手。恐惧驱使他无法再战,他打开书房的窗户跃窗逃生,像吓破胆的斑马一样向牧场之外狂奔而去。乔尔没有给他活命的机会,用步枪直接射穿了他的后背,看着他直挺挺地倒在长长的青草中,再也没了动静。

房子里又变得安静,汤米迅速检查四周,发现再也没有其他敌人,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他擦了擦汗说道:“哇奥,我以为你老了,看来我错了。”

“我是老了,老弟,但是杀人的手段还不敢忘记。”乔尔见艾莉从二楼缓缓下来,“我们走吧,这里不宜久留。”

乔尔端着枪推开房门,看到三匹马还在门外等候,牧场外除了野草和树木再无其他,“外面安全,快上马吧。”

艾莉一言不发走向自己的马。汤米问道:“需要帮忙吗?”

“我能上去。”艾莉踩着马镫一跃而上,跟着乔尔和汤米走上返程路。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2022 3楼猫 下载APP 站点地图 广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