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7-09 11:46:02 作者:槍匠大反派 Language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0張

前言

隨著這周劇情結束,卡魯斯正式飛昇成為了見證者的門徒,有關他的劇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在這之前,我們從卡巴爾的開國曆史,到卡魯斯的繼位,再到午夜政變,至今這個種族的歷史故事基本就全部完結了。

在這卡巴爾的最後一篇裡,我們來看看卡魯斯大帝的那些“預言”,以及卡巴爾帝國的女帝“查厄託”是如何拯救這個差點滅亡的種族的。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

卡魯斯大帝的YY預言

Ø “讓我感到自豪的是,在終末來臨之時,你是最後一個站在我身邊的人。你也是我唯一希望能站在我身邊的人。”——卡魯斯《編年史》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1張

隨著守護者一件件的解決掉髮生在利維坦上的麻煩,卡魯斯對於這個勇士的喜愛愈發增長,他開始著手命令自己的史官編著“未來”的歷史,記錄並見證他的預言。

我們無法知道這些所謂的“預言”是卡魯斯自己的YY,還是他真的從見證者那裡看到了什麼。但不可否認的是,卡魯斯話語的一部分內容是真的可以和目前的事態,或是出現的人物掛上鉤的。而且請大家不要忘記,在平行世界中,陌客曾親眼目睹了守護者成為黑暗中的一員,這也讓卡魯斯的敘述變得有趣起來,讓他的預言變得亦真亦假,我們來一同欣賞和探究一下其中玄妙。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2張

在卡魯斯的美夢中,守護者最終加入了他的麾下,成為了新的“幽靈軍團”的成員,也是其首領。他成為了那個唯一可以與自己並肩而坐,享受美酒的存在。為此,他為守護者舉辦了一個歡迎儀式。

在儀式上,他與守護者一起品嚐美味佳餚,欣賞了一出蓋歐戰敗的戲劇,這裡有個細節,戲劇裡飾演蓋歐的演員真的死了,這也反映出了卡魯斯開始變得殘暴。之後他親自朗誦了一首讚美黑暗的詩歌,說了一大堆稱讚守護者的肉麻的話,然後終於開始了自己的主線:好好完成見證者給他的任務,去外面散播末日將至的消息。

接下來的預言是內容最多的一篇了,首先守護者開始按照卡魯斯的意願重組“幽靈軍團”,先是一個人團滅了整個埃裡克斯尼種族,併成功吸納了光能凱爾“米瑟拉克斯”,卡魯斯為其賜名:埃裡克斯尼之影。之後又斬殺了拒絕效忠的瑪拉·索維,清理了整個暗礁,吸納了暗礁之影:佩特拉·萬吉。

在之後,“幽靈軍團”主動請纓,希望為卡魯斯找回一些宇宙中失落的知識,卡魯斯批准了。於是,守護者,米瑟拉克斯,佩特拉·萬吉來到了一顆冰封的星球,在這顆星球上存在一種可以壓制光能的本土怪物,在尋找聖殿大門的過程中,米瑟拉克斯戰死。

好,講到這裡我們先暫停一下,我們去掉卡魯斯的YY,分析一下這一片段中有深意的地方。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3張

首先是米瑟拉克斯,按照時間線,卡魯斯大帝來到地球的時候,米瑟拉克斯剛剛從一個紡織工人轉變為革命領導者,那時的他是在暗中領導光族成員在夾縫裡求生存,滿地跑著找有關光能的知識,所以我們在水星的打擊副本里也看到了他。那麼卡魯斯是怎麼知道這個還未聲名鵲起的人物的呢?即便他知道了有這麼一個埃裡克斯尼人成立了新的種族,他怎麼就能斷言,米瑟拉克斯是這個種族裡最特別的存在?

其次就是瑪拉·索維。女王在《命運》裡就已經輸給了大老爹(歐瑞克斯),逃到上維空間了,當時基本是很多人都以為女王已經犧牲了,卡魯斯是怎麼知道瑪拉沒死,還斷言她會回到暗礁的?

最後,冰封的星球,基本可以確定說的就是木衛二,那麼所謂的封存的知識是否是在說冰影的力量?又或是有關EXO的祕密?壓制光能的怪物我們至今未見,但是在有關木衛二的信息裡,確實是有相關的描述,在大BOSS克洛維斯·布瑞的日記裡,確實有說木衛二的冰層下面存在可怕的,強大的本土怪物。

所以,以現在已經發生的劇情來看,卡魯斯的語言存在著驚人的合理性:米瑟拉克斯和瑪拉的的確確是我們打敗暗夜的兩個關鍵人物,他們也已經和我們在對抗薩瓦圖恩的時候發生了交集,組成了暫時的聯盟。木衛二更是年四的主線主題,牽扯出了一大片關鍵的劇情和黃金時代的技術,明顯是棒雞為年四提前做的隱晦預告,畢竟,這是個在哪裡都愛放解密的公司。只不過,卡魯斯所說的死亡都沒有發生。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下這樣的定論——在卡魯斯的預言裡,有關滅亡和死亡的部分是他自己YY的。但有關後續故事中的人物和地點,都有可能是真的?

我們接著往下看。在米瑟拉克斯戰死後,卡魯斯終於和地球發生了衝突,地球警告卡魯斯離開,卡魯斯則命令守護者收服高塔,否則就像團滅其他種族一樣滅了先鋒軍。這一段守護者的怒罵特別有意思,給大家專門寫出來看一下:

地球之影以一種皇帝和他的顧問從未見過的壓抑的憤怒的姿態站了起來。他的身體因憤怒而顫抖著,並如此說道:

“你們把我當成了什麼?沒有了我,你們不過是一直由搖擺不定的士兵所組成的,日漸衰弱的軍隊。我才是少狼。是我殺死了邪神。是我擊敗了蓋歐,是我喚醒了旅行者,是我讓月球安靜了下來,是我組織了入侵,是我破除了詛咒,是我擊潰了氏族,是我擊殺了女王!我,就是地球之影!”

在經過一段沉默之後,地球之影繼續嚴肅地說道:“終末即將來到。這句話送給你們還有你們的人民,就當是一種警告吧。”

不得不說,這段話,更像是我們這些辛辛苦苦打工的玩家說的,你說它不對吧,他又好像有那麼點對的意思,哈哈哈。

那麼有趣的地方到此結束,注意接下來的重點:之後,守護者沒有清理地球,他帶領著卡魯斯的暗影軍團奪回了宇宙中的祕密寶藏——世界X,在這個世界中,隱藏著太陽系最先進的捕食者之一“遠日點”。之後卡魯斯利用失落的知識建立起一支無堅不摧的部隊,幹平了拉斯普廷,高塔投降,被守護者拒絕。

之後薩瓦圖恩入侵利維坦,卡魯斯對守護者說:“去把那個斷臂的薩瓦圖恩從我的走廊上趕走。”,於是守護者消滅了薩瓦圖恩的子孫,之後一路追到薩瓦圖恩的王座世界,將其斬殺。

至此,卡魯斯的任務全部結束,地球原來拉斯普廷所在的赫拉斯盆地上建起了卡魯斯的雕像,布瑞科技公司被改造成狂歡神廟,火星的紅色沙地變成了巨大的硫磺泥潭。

我們直接提取這段預言裡的關鍵詞:“世界X”“遠日點”“斷臂的薩瓦圖恩”“王座世界”“被改造的火星”。

“世界X”可能是以後我們會去到的星球,捕食者“遠日點”有兩種可能,一是殘存的阿罕卡拉,二是全新的敵人,我不認為棒雞會做新的種族,工作量太大了,但做一個新的“胡克”放到地牢裡,倒也不是不可能的。“斷臂的薩瓦圖恩”非常值得關注,這裡肯定說的不是她的身體殘缺,而是她失去了某些力量,結合後面的王座世界,說的就是年五,也就是現在的事,薩瓦圖恩失去了蟲神加護,獲得了光的力量,被我們打敗,機靈逃走。那麼既然卡魯斯的故事裡薩瓦圖恩死了,我們就可以通過前面的一系列其他人物的情況,合理的推斷:薩瓦圖恩以後還會復活。那麼復活的大姑子,會反水暗夜來幫助我們嗎?這點很值得期待。被改造的火星目前還未出現,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利維坦上這些真菌植物被帶到火星而開始發生地形異變。

大家有沒有發現,卡魯斯通篇沒有提到查厄託,也就是他的女兒,既沒有收編,更沒有死亡,這也算是他最後的良心了吧,面對自己的女兒,他打心底裡不願意也不想殺死她,只能不斷的逃避,也許在他看到的未來中,是有查厄託的,只是他不願意面對罷了。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4張

最後的結尾,我個人認為和遊戲就沒什麼關係了,更像是棒雞編劇的“私貨”——末日的預言正在實現,天上只剩下黑夜看不見星星,全球開始變冷(反向溫室效應),人們互相猜忌,愛好和平的文明之間爆發了一場大戰。

這很明顯是在呼籲大家保護環境,愛好和平,不然末日才會真的到來什麼的,棒雞也算是真的用心了吧。


查厄託公主艱難的救國路

Ø “我們是卡巴爾,我們征服大地,我們暢飲江河。—— 《編年史》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5張

時間線回到查厄託這邊,隨著希烏阿拉斯的入侵,圖羅爾巴特陷入了一篇死亡之海,查厄託拼命掩護貧民撤退,她的飛船最終也被擊毀,墜落,她望著眼前的一切,不住的自責,對於幫助烏蒙阿拉斯開啟傳送門而感到後悔。

但後悔不能解決問題,當下的問題是,怎麼解決敵人的入侵,面對無窮無盡的邪魔族大軍,眾人只能暫時逃到戰艦伊利苟斯·萊克斯五號上再行商議。此時的議會已經是一盤散沙,恐慌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陶倫和卡奧爾格向查厄託報告了敵人的情況,邪魔族的戰艦如星點般無窮無盡,他們不畏懼疼痛,不會被傷亡擊退,不會顧及損失,是不敗的軍隊。這些話一出就先滅了一波士氣。貴族派的塔阿克則將噴點轉向蓋歐,認為是他帶走了國家最優秀的將領,致使後方失利。他的意思很明確,就是等蓋歐回來,傾向於查厄託派的卡奧爾格厲聲怒斥對方,認為蓋歐不會回來了,他將和卡魯斯一樣放棄國家。兩個派系在災難面前並未展現出團結,反而開始劍拔弩張。

面對眼前的危機,查厄託制止了議會所有人的發聲,她做了一個決定:放棄圖羅爾巴特,放棄他們的星球,帶著所有的百姓前往宇宙中逃難,去尋找蓋歐,他相信蓋歐會和她一起拯救自己的國家。

第二天,她在所有百姓面前做了一次演講,這段演講非常的棒,展現出了查厄託與他父親完全不同的一面,以及她作為一個女帝的王者風範,一起來欣賞一下:

我作為卡巴帝國女帝,你們的新領袖,在此對你們講話。

在我說話的時候,我們逃離了我們的家園,你們有些人,哀嘆著我們的損失。你們某些人,低聲說著撤退的軟弱。我向你們保證,我們不會逃離我們的軟弱。我們向著力量進軍。

我們發現,我們已經陷入了一場與戰爭本身的戰鬥。而我已經看到,戰爭面孔如此醜陋,劇毒無比。

我們和我們的敵人不同。我們的戰鬥要有理由,有目的。

不為沒有意義的奢華,也不為虛偽神明的認可。與我們的前輩不同,我們戰鬥是為了向過去致敬,向未來邁進。在那個未來裡,一切的榮耀不是為了虛榮,而是為了我們的人民。我們為了帝國而戰鬥。

我們現在向太陽系航行,去找回被蓋歐的傲慢所困的士兵。我們會重建我們的軍隊,回來奪回我們的家園。

我們的未來會與我們的過去不同。有你們的信任,我將帶領我們進入一個新時代,我不會像我的父親之前那樣違背承諾。

從這一刻起,所有卡巴帝國的靈能,都將被解除奴役的束縛,並被授予正式公民的身份。你們都可以自由地留下,也可以自由地離開。如果你們選擇離開,將會獲得合理的補給。

如果你們留下,我必須警告你們:前面的戰鬥,將漫長而艱鉅。我們中的許多人,將為維護我們集體的自由而戰鬥、流血和死亡。但是我們一起,將共同建立一支軍隊,在這裡,戰士們不為自己而戰,也不是為他們貪婪的領袖而戰,而是為彼此而戰。

對虛偽的神明不會有任何憐憫。卡巴爾帝國將從這場挑戰中勝利崛起。團結一致。我們將從過去中汲取力量,為我們的未來提供力量。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6張

在激情的演講後,查厄託帶領著他的人民開始了漫長的漂泊,可當她來到太陽系時,人傻了,蓋歐已經被守護者消滅了。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我這還等著你回去救救呢,你先手給掛了。

沒有了蓋歐的援助,想要打敗希烏阿拉斯就絕不可能,偏偏這時候,剩餘的蓋歐殘黨又駕駛著萬羿鉅艦去同歸於盡了,結果沒成,被傳奇英雄D36!啊不,說錯了,被拉斯普廷轟下來了。這下來戰艦都沒了,正巧這時候,查厄託的士兵又在和希烏阿拉斯的追兵作戰的時候,和高塔發生了戰鬥衝突,事情一時間似乎開始變得猶如亂麻,不可收拾。

查厄託嘗試了和高塔戰鬥,但在守護者的力量面前,他的士兵顯然不是對手。在她們的流浪國抵達太陽系的路上,議會的所有成員都已經隨著蓋歐的死亡失去了最後一絲希望,他們也不再做聲,只能寄希望於他們的公主。

前有高塔,後有希烏阿拉斯,查厄託猶如千斤壓頂,她明白,事情不是攻打高塔這麼簡單的,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是守護者殺了蓋歐,他還殺死了蟲神千之意志。陶倫就是否進攻尚且猶豫,查厄託則已然心如明燈。和高塔的結盟是必須的,他的人民必須獲得存活的機會,一味地追求愚昧的榮耀只會葬送整個國家。但關鍵是,如何做這件事呢?又怎麼樣讓所有人都願意去做這件事?在思考許久之後,查厄託終於拖著勞累的聲音,輕鬆說道:“我們……談判,和守護者,談判。”

“有些議員不喜歡這樣。”陶倫道出了這件事的隱患。

“你必須給他們做個姿態,向我們作為征服者的傳統致敬。如果他們認為這是場真正平等的談判……”

“他們會稱之為軟弱。”查厄託非常明白,逃離圖羅爾巴特,就已經讓很多議會的成員不滿了,此時如果直接請求高塔結盟,那麼卡巴爾內部無疑會因不滿她的選擇而發生內亂。在這樣的關頭,內部的爭鬥是絕對不能有的,查厄託必須小心謹慎,一方面要對抗外部的壓力,一方面樣做出樣子來穩住內部的派系,壓力擠壓著她的太陽穴,帶來陣陣痛楚。(事實上最後有部分靈能士兵還是因為和高塔結盟而叛亂了,企圖射殺薩瓦拉未果被查厄託通緝然後跑了,這就是地牢“暗屋之聲”)

最後,她不得已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那我們,就讓守護者跪下。”

之後,就發生了我們在天選賽季的那一幕,女帝以不平等的方式要求結盟,被光頭拒絕,然後她發出了天選挑戰,邀請守護者前去和她的勇士作戰。當時很多人不理解女帝為什麼以臣服的方式來和高塔談判,現在我們知道,她也不想的,但形式所迫,她必須找到一個能讓內外都信服的方法,還要把損失降到最小。

卡巴爾的故事·兩位帝王的自我“救贖”之路(下),《從一開始的天命2》-第7張

作為盟友,女帝無意識非常合格的,在我們前往上維,去拯救瑪拉的女巫們的時候,是她帶著為數不多的部隊,在地球外死守防線,抗擊著希烏阿拉斯的部隊,甚至親自上陣,經受了巨大的損失,這才使得我們免受邪魔族的侵擾,能夠安心對付薩瓦圖恩。從《伏擊》的描述中也可以看出來,她比他父親還會打仗,少打多的情況下誘敵深入再圍打包餃子的戰術十分精彩。

現在,她終於如願和高塔結盟,並驅逐了希烏阿拉斯和薩瓦圖恩,打敗了自己的父親,戰勝了自己心中的夢魘。也讓卡巴爾帝國,迎來了生機和新生的機會。


後續與預告

卡巴爾的故事到這裡就全部結束了,之後如果有新的故事我會補充,這之後,我們就回到主線流程,繼續講我們自己的主線故事了。

#天命2命學#

#命學#

#命學研究#

#天命2攻略#

#天命2萌新#

#天命2萌新攻略#

#天命2劇情#

#天命2#

#邪姬魅影#

#天命2新賽季#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2 3樓貓 下載APP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