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


3楼猫 发布时间:2022-07-09 11:46:02 作者:枪匠大反派 Language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0张

前言

随着这周剧情结束,卡鲁斯正式飞升成为了见证者的门徒,有关他的剧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在这之前,我们从卡巴尔的开国历史,到卡鲁斯的继位,再到午夜政变,至今这个种族的历史故事基本就全部完结了。

在这卡巴尔的最后一篇里,我们来看看卡鲁斯大帝的那些“预言”,以及卡巴尔帝国的女帝“查厄托”是如何拯救这个差点灭亡的种族的。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

卡鲁斯大帝的YY预言

Ø “让我感到自豪的是,在终末来临之时,你是最后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人。你也是我唯一希望能站在我身边的人。”——卡鲁斯《编年史》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1张

随着守护者一件件的解决掉发生在利维坦上的麻烦,卡鲁斯对于这个勇士的喜爱愈发增长,他开始着手命令自己的史官编著“未来”的历史,记录并见证他的预言。

我们无法知道这些所谓的“预言”是卡鲁斯自己的YY,还是他真的从见证者那里看到了什么。但不可否认的是,卡鲁斯话语的一部分内容是真的可以和目前的事态,或是出现的人物挂上钩的。而且请大家不要忘记,在平行世界中,陌客曾亲眼目睹了守护者成为黑暗中的一员,这也让卡鲁斯的叙述变得有趣起来,让他的预言变得亦真亦假,我们来一同欣赏和探究一下其中玄妙。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2张

在卡鲁斯的美梦中,守护者最终加入了他的麾下,成为了新的“幽灵军团”的成员,也是其首领。他成为了那个唯一可以与自己并肩而坐,享受美酒的存在。为此,他为守护者举办了一个欢迎仪式。

在仪式上,他与守护者一起品尝美味佳肴,欣赏了一出盖欧战败的戏剧,这里有个细节,戏剧里饰演盖欧的演员真的死了,这也反映出了卡鲁斯开始变得残暴。之后他亲自朗诵了一首赞美黑暗的诗歌,说了一大堆称赞守护者的肉麻的话,然后终于开始了自己的主线:好好完成见证者给他的任务,去外面散播末日将至的消息。

接下来的预言是内容最多的一篇了,首先守护者开始按照卡鲁斯的意愿重组“幽灵军团”,先是一个人团灭了整个埃里克斯尼种族,并成功吸纳了光能凯尔“米瑟拉克斯”,卡鲁斯为其赐名:埃里克斯尼之影。之后又斩杀了拒绝效忠的玛拉·索维,清理了整个暗礁,吸纳了暗礁之影:佩特拉·万吉。

在之后,“幽灵军团”主动请缨,希望为卡鲁斯找回一些宇宙中失落的知识,卡鲁斯批准了。于是,守护者,米瑟拉克斯,佩特拉·万吉来到了一颗冰封的星球,在这颗星球上存在一种可以压制光能的本土怪物,在寻找圣殿大门的过程中,米瑟拉克斯战死。

好,讲到这里我们先暂停一下,我们去掉卡鲁斯的YY,分析一下这一片段中有深意的地方。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3张

首先是米瑟拉克斯,按照时间线,卡鲁斯大帝来到地球的时候,米瑟拉克斯刚刚从一个纺织工人转变为革命领导者,那时的他是在暗中领导光族成员在夹缝里求生存,满地跑着找有关光能的知识,所以我们在水星的打击副本里也看到了他。那么卡鲁斯是怎么知道这个还未声名鹊起的人物的呢?即便他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埃里克斯尼人成立了新的种族,他怎么就能断言,米瑟拉克斯是这个种族里最特别的存在?

其次就是玛拉·索维。女王在《命运》里就已经输给了大老爹(欧瑞克斯),逃到上维空间了,当时基本是很多人都以为女王已经牺牲了,卡鲁斯是怎么知道玛拉没死,还断言她会回到暗礁的?

最后,冰封的星球,基本可以确定说的就是木卫二,那么所谓的封存的知识是否是在说冰影的力量?又或是有关EXO的秘密?压制光能的怪物我们至今未见,但是在有关木卫二的信息里,确实是有相关的描述,在大BOSS克洛维斯·布瑞的日记里,确实有说木卫二的冰层下面存在可怕的,强大的本土怪物。

所以,以现在已经发生的剧情来看,卡鲁斯的语言存在着惊人的合理性:米瑟拉克斯和玛拉的的确确是我们打败暗夜的两个关键人物,他们也已经和我们在对抗萨瓦图恩的时候发生了交集,组成了暂时的联盟。木卫二更是年四的主线主题,牵扯出了一大片关键的剧情和黄金时代的技术,明显是棒鸡为年四提前做的隐晦预告,毕竟,这是个在哪里都爱放解密的公司。只不过,卡鲁斯所说的死亡都没有发生。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下这样的定论——在卡鲁斯的预言里,有关灭亡和死亡的部分是他自己YY的。但有关后续故事中的人物和地点,都有可能是真的?

我们接着往下看。在米瑟拉克斯战死后,卡鲁斯终于和地球发生了冲突,地球警告卡鲁斯离开,卡鲁斯则命令守护者收服高塔,否则就像团灭其他种族一样灭了先锋军。这一段守护者的怒骂特别有意思,给大家专门写出来看一下:

地球之影以一种皇帝和他的顾问从未见过的压抑的愤怒的姿态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因愤怒而颤抖着,并如此说道:

“你们把我当成了什么?没有了我,你们不过是一直由摇摆不定的士兵所组成的,日渐衰弱的军队。我才是少狼。是我杀死了邪神。是我击败了盖欧,是我唤醒了旅行者,是我让月球安静了下来,是我组织了入侵,是我破除了诅咒,是我击溃了氏族,是我击杀了女王!我,就是地球之影!”

在经过一段沉默之后,地球之影继续严肃地说道:“终末即将来到。这句话送给你们还有你们的人民,就当是一种警告吧。”

不得不说,这段话,更像是我们这些辛辛苦苦打工的玩家说的,你说它不对吧,他又好像有那么点对的意思,哈哈哈。

那么有趣的地方到此结束,注意接下来的重点:之后,守护者没有清理地球,他带领着卡鲁斯的暗影军团夺回了宇宙中的秘密宝藏——世界X,在这个世界中,隐藏着太阳系最先进的捕食者之一“远日点”。之后卡鲁斯利用失落的知识建立起一支无坚不摧的部队,干平了拉斯普廷,高塔投降,被守护者拒绝。

之后萨瓦图恩入侵利维坦,卡鲁斯对守护者说:“去把那个断臂的萨瓦图恩从我的走廊上赶走。”,于是守护者消灭了萨瓦图恩的子孙,之后一路追到萨瓦图恩的王座世界,将其斩杀。

至此,卡鲁斯的任务全部结束,地球原来拉斯普廷所在的赫拉斯盆地上建起了卡鲁斯的雕像,布瑞科技公司被改造成狂欢神庙,火星的红色沙地变成了巨大的硫磺泥潭。

我们直接提取这段预言里的关键词:“世界X”“远日点”“断臂的萨瓦图恩”“王座世界”“被改造的火星”。

“世界X”可能是以后我们会去到的星球,捕食者“远日点”有两种可能,一是残存的阿罕卡拉,二是全新的敌人,我不认为棒鸡会做新的种族,工作量太大了,但做一个新的“胡克”放到地牢里,倒也不是不可能的。“断臂的萨瓦图恩”非常值得关注,这里肯定说的不是她的身体残缺,而是她失去了某些力量,结合后面的王座世界,说的就是年五,也就是现在的事,萨瓦图恩失去了虫神加护,获得了光的力量,被我们打败,机灵逃走。那么既然卡鲁斯的故事里萨瓦图恩死了,我们就可以通过前面的一系列其他人物的情况,合理的推断:萨瓦图恩以后还会复活。那么复活的大姑子,会反水暗夜来帮助我们吗?这点很值得期待。被改造的火星目前还未出现,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利维坦上这些真菌植物被带到火星而开始发生地形异变。

大家有没有发现,卡鲁斯通篇没有提到查厄托,也就是他的女儿,既没有收编,更没有死亡,这也算是他最后的良心了吧,面对自己的女儿,他打心底里不愿意也不想杀死她,只能不断的逃避,也许在他看到的未来中,是有查厄托的,只是他不愿意面对罢了。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4张

最后的结尾,我个人认为和游戏就没什么关系了,更像是棒鸡编剧的“私货”——末日的预言正在实现,天上只剩下黑夜看不见星星,全球开始变冷(反向温室效应),人们互相猜忌,爱好和平的文明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

这很明显是在呼吁大家保护环境,爱好和平,不然末日才会真的到来什么的,棒鸡也算是真的用心了吧。


查厄托公主艰难的救国路

Ø “我们是卡巴尔,我们征服大地,我们畅饮江河。—— 《编年史》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5张

时间线回到查厄托这边,随着希乌阿拉斯的入侵,图罗尔巴特陷入了一篇死亡之海,查厄托拼命掩护贫民撤退,她的飞船最终也被击毁,坠落,她望着眼前的一切,不住的自责,对于帮助乌蒙阿拉斯开启传送门而感到后悔。

但后悔不能解决问题,当下的问题是,怎么解决敌人的入侵,面对无穷无尽的邪魔族大军,众人只能暂时逃到战舰伊利苟斯·莱克斯五号上再行商议。此时的议会已经是一盘散沙,恐慌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陶伦和卡奥尔格向查厄托报告了敌人的情况,邪魔族的战舰如星点般无穷无尽,他们不畏惧疼痛,不会被伤亡击退,不会顾及损失,是不败的军队。这些话一出就先灭了一波士气。贵族派的塔阿克则将喷点转向盖欧,认为是他带走了国家最优秀的将领,致使后方失利。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等盖欧回来,倾向于查厄托派的卡奥尔格厉声怒斥对方,认为盖欧不会回来了,他将和卡鲁斯一样放弃国家。两个派系在灾难面前并未展现出团结,反而开始剑拔弩张。

面对眼前的危机,查厄托制止了议会所有人的发声,她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图罗尔巴特,放弃他们的星球,带着所有的百姓前往宇宙中逃难,去寻找盖欧,他相信盖欧会和她一起拯救自己的国家。

第二天,她在所有百姓面前做了一次演讲,这段演讲非常的棒,展现出了查厄托与他父亲完全不同的一面,以及她作为一个女帝的王者风范,一起来欣赏一下:

我作为卡巴帝国女帝,你们的新领袖,在此对你们讲话。

在我说话的时候,我们逃离了我们的家园,你们有些人,哀叹着我们的损失。你们某些人,低声说着撤退的软弱。我向你们保证,我们不会逃离我们的软弱。我们向着力量进军。

我们发现,我们已经陷入了一场与战争本身的战斗。而我已经看到,战争面孔如此丑陋,剧毒无比。

我们和我们的敌人不同。我们的战斗要有理由,有目的。

不为没有意义的奢华,也不为虚伪神明的认可。与我们的前辈不同,我们战斗是为了向过去致敬,向未来迈进。在那个未来里,一切的荣耀不是为了虚荣,而是为了我们的人民。我们为了帝国而战斗。

我们现在向太阳系航行,去找回被盖欧的傲慢所困的士兵。我们会重建我们的军队,回来夺回我们的家园。

我们的未来会与我们的过去不同。有你们的信任,我将带领我们进入一个新时代,我不会像我的父亲之前那样违背承诺。

从这一刻起,所有卡巴帝国的灵能,都将被解除奴役的束缚,并被授予正式公民的身份。你们都可以自由地留下,也可以自由地离开。如果你们选择离开,将会获得合理的补给。

如果你们留下,我必须警告你们:前面的战斗,将漫长而艰巨。我们中的许多人,将为维护我们集体的自由而战斗、流血和死亡。但是我们一起,将共同建立一支军队,在这里,战士们不为自己而战,也不是为他们贪婪的领袖而战,而是为彼此而战。

对虚伪的神明不会有任何怜悯。卡巴尔帝国将从这场挑战中胜利崛起。团结一致。我们将从过去中汲取力量,为我们的未来提供力量。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6张

在激情的演讲后,查厄托带领着他的人民开始了漫长的漂泊,可当她来到太阳系时,人傻了,盖欧已经被守护者消灭了。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这还等着你回去救救呢,你先手给挂了。

没有了盖欧的援助,想要打败希乌阿拉斯就绝不可能,偏偏这时候,剩余的盖欧残党又驾驶着万羿巨舰去同归于尽了,结果没成,被传奇英雄D36!啊不,说错了,被拉斯普廷轰下来了。这下来战舰都没了,正巧这时候,查厄托的士兵又在和希乌阿拉斯的追兵作战的时候,和高塔发生了战斗冲突,事情一时间似乎开始变得犹如乱麻,不可收拾。

查厄托尝试了和高塔战斗,但在守护者的力量面前,他的士兵显然不是对手。在她们的流浪国抵达太阳系的路上,议会的所有成员都已经随着盖欧的死亡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他们也不再做声,只能寄希望于他们的公主。

前有高塔,后有希乌阿拉斯,查厄托犹如千斤压顶,她明白,事情不是攻打高塔这么简单的,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是守护者杀了盖欧,他还杀死了虫神千之意志。陶伦就是否进攻尚且犹豫,查厄托则已然心如明灯。和高塔的结盟是必须的,他的人民必须获得存活的机会,一味地追求愚昧的荣耀只会葬送整个国家。但关键是,如何做这件事呢?又怎么样让所有人都愿意去做这件事?在思考许久之后,查厄托终于拖着劳累的声音,轻松说道:“我们……谈判,和守护者,谈判。”

“有些议员不喜欢这样。”陶伦道出了这件事的隐患。

“你必须给他们做个姿态,向我们作为征服者的传统致敬。如果他们认为这是场真正平等的谈判……”

“他们会称之为软弱。”查厄托非常明白,逃离图罗尔巴特,就已经让很多议会的成员不满了,此时如果直接请求高塔结盟,那么卡巴尔内部无疑会因不满她的选择而发生内乱。在这样的关头,内部的争斗是绝对不能有的,查厄托必须小心谨慎,一方面要对抗外部的压力,一方面样做出样子来稳住内部的派系,压力挤压着她的太阳穴,带来阵阵痛楚。(事实上最后有部分灵能士兵还是因为和高塔结盟而叛乱了,企图射杀萨瓦拉未果被查厄托通缉然后跑了,这就是地牢“暗屋之声”)

最后,她不得已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我们,就让守护者跪下。”

之后,就发生了我们在天选赛季的那一幕,女帝以不平等的方式要求结盟,被光头拒绝,然后她发出了天选挑战,邀请守护者前去和她的勇士作战。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女帝为什么以臣服的方式来和高塔谈判,现在我们知道,她也不想的,但形式所迫,她必须找到一个能让内外都信服的方法,还要把损失降到最小。

卡巴尔的故事·两位帝王的自我“救赎”之路(下),《从一开始的命运2》-第7张

作为盟友,女帝无意识非常合格的,在我们前往上维,去拯救玛拉的女巫们的时候,是她带着为数不多的部队,在地球外死守防线,抗击着希乌阿拉斯的部队,甚至亲自上阵,经受了巨大的损失,这才使得我们免受邪魔族的侵扰,能够安心对付萨瓦图恩。从《伏击》的描述中也可以看出来,她比他父亲还会打仗,少打多的情况下诱敌深入再围打包饺子的战术十分精彩。

现在,她终于如愿和高塔结盟,并驱逐了希乌阿拉斯和萨瓦图恩,打败了自己的父亲,战胜了自己心中的梦魇。也让卡巴尔帝国,迎来了生机和新生的机会。


后续与预告

卡巴尔的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之后如果有新的故事我会补充,这之后,我们就回到主线流程,继续讲我们自己的主线故事了。

#命运2命学#

#命学#

#命学研究#

#命运2攻略#

#命运2萌新#

#命运2萌新攻略#

#命运2剧情#

#命运2#

#邪姬魅影#

#命运2新赛季#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2022 3楼猫 下载APP 站点地图 广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