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科幻丨尋找薇拉(十四)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7-08 15:21:02 作者:斯貝爾布什富洛克 Language

她以為跟得很緊,看來還是晚了一步。
可是為什麼,該發生的並沒有發生,事件徹底不可預知了。
她感覺到有一雙眼睛正在凝視著她,那是一雙可以洞察世間一切的眼睛。
這個人活了,不,是他們都活了。
也許他們早就活過來了,或者說一直活著,只是她沒有意識到而已。她被困住了,困在一個死循環裡。
她想告訴那個冒牌偵探,真正的恐怖來了,比吸血鬼伯爵德古拉恐怖一萬倍。
但是沒有用,那個沒用的傢伙什麼都不懂,依舊像個木偶一樣被牽著走還樂此不疲。敵人改變了策略,他們不再隱藏於黑暗之中,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
恐怕只有一種可能,他們已掌握了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可以有恃無恐,不再有任何顧忌。
身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她卻要對抗整個世界。
還有那個偵探,可是,他能幫助她嗎?反正已經暴露了,就和他一起找到真相吧! “等一等,我看你戴著那個VR眼鏡,為什麼要戴著那個東西。”陸北冷不防地問道。
“VR眼鏡,對了,我進入這個房間的時候,羽織錦已經死了,這個設備還在運行,說明凶手或羽織錦曾經你使用過它,所以這裡說不定有那種……嗯,對,叫做死亡訊息的東西。”
“那你看到了什麼嗎,這個可能是重要的線索。”陸北繼續追問。
說到這裡聞天也覺得不太對勁,戴上這個東西究竟看到了什麼,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了。可是被陸北一提醒,聞天反而有點得意忘形了,畢竟尋找死亡訊息是偵探才會做的事。
“想不到你還挺敏銳的嘛,有點個偵探助手的樣子啦。你也看到了,我一戴上它就暈倒了,可能就是你說的那種副作用吧。對了,你送到事務所的那套設備,我也戴過一次,好像也睡著了,至於看到了什麼東西,一點印象也沒留下。”
“你可以再戴一次試試,我有一樣東西,可以緩解VR設備造成的不適感。”陸北從工作服的口袋裡掏出了一樣東西。
“這是要做什麼?”聞天看到陸北手裡拿的東西,竟然是一支密封的醫用注射器。
“不用害怕,這是一種神經抑制劑,可以有效緩解使用VR設備引起的不良反應,現在很多沉迷於VR遊戲的青少年,都在偷偷使用這種東西,因為你要調查這個案子,所以我提前準備了這個。”陸北面無表情地做著解釋。
“不愧是你,想的還真是周到,可是這神經抑制劑,不會是興奮劑、毒品什麼的吧?”聞天雖然信任陸北,卻不太信任這種藥劑。
“這東西只對使用VR設備的人起作用,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如果非要從容易成癮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毒品或興奮劑也應該是VR遊戲本身,這東西充其量是一種催化劑。”
“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聞天言語間依然帶著懷疑。
“如果你還有顧慮的話,我在自己身上來示範一下吧!”陸北想要往自己身上注射打消聞天的顧慮。
“算了吧,我又不是古代的皇帝,吃飯還要讓大臣試毒,完全沒必要。而且以身犯險這種英勇行為不是該讓偵探本人來嗎,你只是個助手,可不要搶我的風頭,給我吧,我自己來!”
“這個東西要注射在距離中樞神經最近的頸部,第一次的話靠自己恐怕很難操作。”
“頸部?”一個念頭約約地從聞從聞天的腦中閃過了,可是瞬間又被另一個念頭壓了下去。
“你先戴上VR眼鏡,如果你相信我,就由我來幫你注射!”
“好吧,你又不是德古拉伯爵,有什麼好怕的!”聞天說出這句沒頭沒腦的話之後,就戴上了VR眼鏡。
怎麼睡著了,聞天看到手裡攤開的這本《VR技術發展簡史》,剛才讀到哪裡了?
1968年,計算機圖形學之父、著名計算機科學家Ivan Sutherland設計了第一款頭戴式顯示器Sutherland。雖然是頭戴式顯示器,但是由於當時硬件技術的限制,導致Sutherland相當沉重,根本無法獨立穿戴,必須在天花板上搭建支撐杆,否則就無法正常使用。這為現今的虛擬現實技術奠定了堅實的實驗基礎,Ivan Sutherland也因此被稱為虛擬現實之父。
20世紀70年代,便攜式LCD顯示器出現,Polhemus公司開發出了6個自由度的頭部追蹤設備,比起Sutherland的機械連桿,不但精準度大大提升,還省去了很多束縛。同時帶有關節傳感器的手套實現了體感操作,技術的成熟使得虛擬技術在航天、模擬飛行等領域得到了更加廣泛的應用。在其後的20世紀80年代,虛擬現實概念被正式提出。
才看了幾行就睡著了,這本書還真是乏味,聞天這樣想著又閉上了眼睛。
陰森恐怖的古堡廊道,地上是蜘蛛、蠍子之類的毒蟲,粗細長短不一的毒蛇,牆壁上倒掛著吸血蝙蝠,伯爵的僕役穿著破舊的斗篷在其間行走,個個都面色蒼白,猙獰的臉上最顯著的特點是充血的眼睛和尖利的獠牙,手中的托盤裡除了盛滿鮮血的高腳杯還有冒著熱氣的內臟拼盤,吸血鬼的晚宴即將開始,座上的貴賓除了吸血鬼,還有狼人和邪惡的黑巫師。
聞天當然不在被邀請之列,他被捆綁在十字架上,成了名副其實的待宰羔羊。
他也曾試圖逃跑,不過終究無法逃出城堡的天羅地網,無法逃出吸血伯爵德古拉的手掌心。
一個身穿黑袍戴著尖頂帽子的蒙面侍者向聞天走來,劊子手的裝束像死神一樣,也扛著一把巨大的鐮刀。
神話中的死神蒙著面嗎?也許這是很簡單的問題,但此刻的聞天卻無法回答,他的大腦被恐懼支配,早已無法正常運作了。
像是猜到了聞天的想法,劊子手行刑之前竟然摘掉了面具。
眼前這張臉……
這是……
聞天又醒了,發現手裡還捧著那本味同嚼蠟的書。
1987年,另一位著名計算機科學家Jaron Lanier,利用各種組件“拼湊”出第一款真正投放市場的VR商業產品,這款VR頭盔又成熟了很多,但10萬美元的天價卻阻礙了它的普及之路。
20世紀90年代,虛擬技術的理論已經非常成熟,但對應的VR頭盔依舊是概念性的產品。
1991年出現的一款名為“Virtuality 1000CS”的VR頭盔,這款產品充分展現了VR產品的尷尬之處—外形笨重、功能單一、價格昂貴。任天堂公司於1995年推出的Virtual Boy主機被《時代週刊》評為“史上最差的50個發明”之一,倉促推向市場使得硬件由頭戴式變成了三腳架支撐,加上畫面顯示的單一紅色,配屬遊戲作品又紛紛跳票,使得“Virtual Boy”僅僅在市場上生存了六個月就銷聲匿跡,VR遊戲的首次嘗試也就隨之煙消雲散。
技術一旦發芽,終有一天會長成大樹,實際上,以上這些嘗試都為大眾打開了一扇通往VR世界的未來之門。
聞天索性合上了書,因為完全不知道陸北讓自己讀這種書又什麼意義。
不過現在頭腦清醒多了,也該讀一下陸北送來的案件調查資料了。
羽錦聲、羽飛帆、羽織錦……羽織夢。
一連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是我辦過的案件的相關人員嗎?像又不像,想不起來。
怎麼回事,一早晨腦子就不清楚了,對自己的要求再嚴格也不能跟人體的生物鐘作對,看來讓陸北六點半就來的確是太勉強了,
離開沙發,走向操作檯,他決定再來一杯黑咖啡提提神,咖啡機正在運作的時候,他來到窗前伸展腰肢,發現太陽正從一朵捲雲之中探出頭來,一道強光直射進事務所的大廳,頭好痛,好刺眼。
“聞天……”
太陽穴疼得很厲害,光線的刺激加劇了痛感。
“陸……北……,怎麼是你,你怎麼來了……”
沒錯,眼前這張臉就是陸北,不過他穿了一套城堡裡僕從的工作服。
羽家的城堡,監控室,VR設備。
聞天想起自己是要檢查羽織錦可能使用過的VR設備,羽織錦,他的遺體怎麼不見了,感覺就像做了一個噩夢。
不對,他想起來了,這是第二次戴上這個VR頭盔了,記得陸北要給自己注射一種神經抑制劑,使用之後就不會產生頭暈的副作用了。
“這次的感覺怎麼樣?”
陸北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沉著模樣,說話的語氣很急切,表情的變化卻不大。
“比上次好一點,不過效果沒有你說的那麼明顯。”其實聞天覺得根本是一點效果也沒有,只是不想打擊這個助手的積極性。
“那這次看到什麼了嗎?”
“記不起來,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夢裡非常真切,醒後卻想不起來,不過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等一等,讓我再想想,想起了一點,在我的事務所裡,我在讀你給的那本書,VR發展史什麼的,這次你的情報的確有問題,一直說的VR什麼的跟案件有關,可現在我也沒看到有什麼關係,說起來那本書還真夠無聊的,我都看得睡著了,對了,還做了一個噩夢,夢到吸血鬼城堡之類的東西,原來真有夢裡做夢這回事啊!只能說這是一種相當奇妙的體驗,不過我還是看不出來這一切與這個案件有什麼關係。”
“你不是說這裡可能有羽織錦的死亡訊息嗎?”
“夢裡只有我自己,根本就沒有羽織錦,怎麼會有他留下的死亡訊息?”無奈地擺擺擺擺手。
“VR就是這樣,誰進入了裡面的主角就是誰,永遠都是第一人稱的,所以你看到的和羽織錦看到的內容肯定不完全一致,不過既然是同一款VR遊戲,內容總不會差得太多……”
“你說這是遊戲,哪裡有什麼好玩的東西,我一點也沒有找到樂趣,提起死亡訊息,想起來了,我的確看到了,看到了死神,帶著大鐮刀的死神,不過他戴著面具。”
“面具,那你有沒有摘下那個面具?”
“怎麼可能,夢裡,不對,是遊戲裡,我被綁著,怎麼摘啊,哦哦……想起來了,他自己摘下來了。”
“是誰,可能這就是死亡訊息,是誰的臉?”
“……你急什麼?我想起來了……我沒看到就醒了,然後眼前就是你送的無聊透頂的書,再說你怎麼能斷定那就是罪犯的臉,用你的話說,這是一個VR遊戲,那只是一個遊戲人物罷了。”
“抱歉,可能是我太想當個偵探助手了吧,只是一個遊戲人物嗎?就是所謂的NPC,非玩家控制角色,可是我總覺得你看到的東西可能很關鍵。”
“話說回來,你真的給我注射了那個東西嗎?我好像戴上VR眼鏡就進入睡夢之中了,怎麼可能被針頭扎過都沒有醒來。”聞天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你可以摸一下後頸這裡,應該有一個針孔的,不過因為針頭很細,沒怎麼出血,也許就像睡夢中被蚊子叮了一下吧。”
聞天在陸北的示意下摸著自己的脖子,眼睛亮了起來。
“我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2 3樓貓 下載APP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