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科幻丨寻找薇拉(十四)


3楼猫 发布时间:2022-07-08 15:21:02 作者:斯贝尔布什富洛克 Language

她以为跟得很紧,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可是为什么,该发生的并没有发生,事件彻底不可预知了。
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凝视着她,那是一双可以洞察世间一切的眼睛。
这个人活了,不,是他们都活了。
也许他们早就活过来了,或者说一直活着,只是她没有意识到而已。她被困住了,困在一个死循环里。
她想告诉那个冒牌侦探,真正的恐怖来了,比吸血鬼伯爵德古拉恐怖一万倍。
但是没有用,那个没用的家伙什么都不懂,依旧像个木偶一样被牵着走还乐此不疲。敌人改变了策略,他们不再隐藏于黑暗之中,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恐怕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已掌握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可以有恃无恐,不再有任何顾忌。
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她却要对抗整个世界。
还有那个侦探,可是,他能帮助她吗?反正已经暴露了,就和他一起找到真相吧! “等一等,我看你戴着那个VR眼镜,为什么要戴着那个东西。”陆北冷不防地问道。
“VR眼镜,对了,我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羽织锦已经死了,这个设备还在运行,说明凶手或羽织锦曾经你使用过它,所以这里说不定有那种……嗯,对,叫做死亡讯息的东西。”
“那你看到了什么吗,这个可能是重要的线索。”陆北继续追问。
说到这里闻天也觉得不太对劲,戴上这个东西究竟看到了什么,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可是被陆北一提醒,闻天反而有点得意忘形了,毕竟寻找死亡讯息是侦探才会做的事。
“想不到你还挺敏锐的嘛,有点个侦探助手的样子啦。你也看到了,我一戴上它就晕倒了,可能就是你说的那种副作用吧。对了,你送到事务所的那套设备,我也戴过一次,好像也睡着了,至于看到了什么东西,一点印象也没留下。”
“你可以再戴一次试试,我有一样东西,可以缓解VR设备造成的不适感。”陆北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要做什么?”闻天看到陆北手里拿的东西,竟然是一支密封的医用注射器。
“不用害怕,这是一种神经抑制剂,可以有效缓解使用VR设备引起的不良反应,现在很多沉迷于VR游戏的青少年,都在偷偷使用这种东西,因为你要调查这个案子,所以我提前准备了这个。”陆北面无表情地做着解释。
“不愧是你,想的还真是周到,可是这神经抑制剂,不会是兴奋剂、毒品什么的吧?”闻天虽然信任陆北,却不太信任这种药剂。
“这东西只对使用VR设备的人起作用,完全不影响日常生活,如果非要从容易成瘾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毒品或兴奋剂也应该是VR游戏本身,这东西充其量是一种催化剂。”
“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闻天言语间依然带着怀疑。
“如果你还有顾虑的话,我在自己身上来示范一下吧!”陆北想要往自己身上注射打消闻天的顾虑。
“算了吧,我又不是古代的皇帝,吃饭还要让大臣试毒,完全没必要。而且以身犯险这种英勇行为不是该让侦探本人来吗,你只是个助手,可不要抢我的风头,给我吧,我自己来!”
“这个东西要注射在距离中枢神经最近的颈部,第一次的话靠自己恐怕很难操作。”
“颈部?”一个念头约约地从闻从闻天的脑中闪过了,可是瞬间又被另一个念头压了下去。
“你先戴上VR眼镜,如果你相信我,就由我来帮你注射!”
“好吧,你又不是德古拉伯爵,有什么好怕的!”闻天说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后,就戴上了VR眼镜。
怎么睡着了,闻天看到手里摊开的这本《VR技术发展简史》,刚才读到哪里了?
1968年,计算机图形学之父、著名计算机科学家Ivan Sutherland设计了第一款头戴式显示器Sutherland。虽然是头戴式显示器,但是由于当时硬件技术的限制,导致Sutherland相当沉重,根本无法独立穿戴,必须在天花板上搭建支撑杆,否则就无法正常使用。这为现今的虚拟现实技术奠定了坚实的实验基础,Ivan Sutherland也因此被称为虚拟现实之父。
20世纪70年代,便携式LCD显示器出现,Polhemus公司开发出了6个自由度的头部追踪设备,比起Sutherland的机械连杆,不但精准度大大提升,还省去了很多束缚。同时带有关节传感器的手套实现了体感操作,技术的成熟使得虚拟技术在航天、模拟飞行等领域得到了更加广泛的应用。在其后的20世纪80年代,虚拟现实概念被正式提出。
才看了几行就睡着了,这本书还真是乏味,闻天这样想着又闭上了眼睛。
阴森恐怖的古堡廊道,地上是蜘蛛、蝎子之类的毒虫,粗细长短不一的毒蛇,墙壁上倒挂着吸血蝙蝠,伯爵的仆役穿着破旧的斗篷在其间行走,个个都面色苍白,狰狞的脸上最显著的特点是充血的眼睛和尖利的獠牙,手中的托盘里除了盛满鲜血的高脚杯还有冒着热气的内脏拼盘,吸血鬼的晚宴即将开始,座上的贵宾除了吸血鬼,还有狼人和邪恶的黑巫师。
闻天当然不在被邀请之列,他被捆绑在十字架上,成了名副其实的待宰羔羊。
他也曾试图逃跑,不过终究无法逃出城堡的天罗地网,无法逃出吸血伯爵德古拉的手掌心。
一个身穿黑袍戴着尖顶帽子的蒙面侍者向闻天走来,刽子手的装束像死神一样,也扛着一把巨大的镰刀。
神话中的死神蒙着面吗?也许这是很简单的问题,但此刻的闻天却无法回答,他的大脑被恐惧支配,早已无法正常运作了。
像是猜到了闻天的想法,刽子手行刑之前竟然摘掉了面具。
眼前这张脸……
这是……
闻天又醒了,发现手里还捧着那本味同嚼蜡的书。
1987年,另一位著名计算机科学家Jaron Lanier,利用各种组件“拼凑”出第一款真正投放市场的VR商业产品,这款VR头盔又成熟了很多,但10万美元的天价却阻碍了它的普及之路。
20世纪90年代,虚拟技术的理论已经非常成熟,但对应的VR头盔依旧是概念性的产品。
1991年出现的一款名为“Virtuality 1000CS”的VR头盔,这款产品充分展现了VR产品的尴尬之处—外形笨重、功能单一、价格昂贵。任天堂公司于1995年推出的Virtual Boy主机被《时代周刊》评为“史上最差的50个发明”之一,仓促推向市场使得硬件由头戴式变成了三脚架支撑,加上画面显示的单一红色,配属游戏作品又纷纷跳票,使得“Virtual Boy”仅仅在市场上生存了六个月就销声匿迹,VR游戏的首次尝试也就随之烟消云散。
技术一旦发芽,终有一天会长成大树,实际上,以上这些尝试都为大众打开了一扇通往VR世界的未来之门。
闻天索性合上了书,因为完全不知道陆北让自己读这种书又什么意义。
不过现在头脑清醒多了,也该读一下陆北送来的案件调查资料了。
羽锦声、羽飞帆、羽织锦……羽织梦。
一连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是我办过的案件的相关人员吗?像又不像,想不起来。
怎么回事,一早晨脑子就不清楚了,对自己的要求再严格也不能跟人体的生物钟作对,看来让陆北六点半就来的确是太勉强了,
离开沙发,走向操作台,他决定再来一杯黑咖啡提提神,咖啡机正在运作的时候,他来到窗前伸展腰肢,发现太阳正从一朵卷云之中探出头来,一道强光直射进事务所的大厅,头好痛,好刺眼。
“闻天……”
太阳穴疼得很厉害,光线的刺激加剧了痛感。
“陆……北……,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没错,眼前这张脸就是陆北,不过他穿了一套城堡里仆从的工作服。
羽家的城堡,监控室,VR设备。
闻天想起自己是要检查羽织锦可能使用过的VR设备,羽织锦,他的遗体怎么不见了,感觉就像做了一个噩梦。
不对,他想起来了,这是第二次戴上这个VR头盔了,记得陆北要给自己注射一种神经抑制剂,使用之后就不会产生头晕的副作用了。
“这次的感觉怎么样?”
陆北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沉着模样,说话的语气很急切,表情的变化却不大。
“比上次好一点,不过效果没有你说的那么明显。”其实闻天觉得根本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只是不想打击这个助手的积极性。
“那这次看到什么了吗?”
“记不起来,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梦里非常真切,醒后却想不起来,不过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等一等,让我再想想,想起了一点,在我的事务所里,我在读你给的那本书,VR发展史什么的,这次你的情报的确有问题,一直说的VR什么的跟案件有关,可现在我也没看到有什么关系,说起来那本书还真够无聊的,我都看得睡着了,对了,还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吸血鬼城堡之类的东西,原来真有梦里做梦这回事啊!只能说这是一种相当奇妙的体验,不过我还是看不出来这一切与这个案件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说这里可能有羽织锦的死亡讯息吗?”
“梦里只有我自己,根本就没有羽织锦,怎么会有他留下的死亡讯息?”无奈地摆摆摆摆手。
“VR就是这样,谁进入了里面的主角就是谁,永远都是第一人称的,所以你看到的和羽织锦看到的内容肯定不完全一致,不过既然是同一款VR游戏,内容总不会差得太多……”
“你说这是游戏,哪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一点也没有找到乐趣,提起死亡讯息,想起来了,我的确看到了,看到了死神,带着大镰刀的死神,不过他戴着面具。”
“面具,那你有没有摘下那个面具?”
“怎么可能,梦里,不对,是游戏里,我被绑着,怎么摘啊,哦哦……想起来了,他自己摘下来了。”
“是谁,可能这就是死亡讯息,是谁的脸?”
“……你急什么?我想起来了……我没看到就醒了,然后眼前就是你送的无聊透顶的书,再说你怎么能断定那就是罪犯的脸,用你的话说,这是一个VR游戏,那只是一个游戏人物罢了。”
“抱歉,可能是我太想当个侦探助手了吧,只是一个游戏人物吗?就是所谓的NPC,非玩家控制角色,可是我总觉得你看到的东西可能很关键。”
“话说回来,你真的给我注射了那个东西吗?我好像戴上VR眼镜就进入睡梦之中了,怎么可能被针头扎过都没有醒来。”闻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你可以摸一下后颈这里,应该有一个针孔的,不过因为针头很细,没怎么出血,也许就像睡梦中被蚊子叮了一下吧。”
闻天在陆北的示意下摸着自己的脖子,眼睛亮了起来。
“我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2022 3楼猫 下载APP 站点地图 广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