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復甦|時空中的繪旅人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6-24 01:16:41 作者:玉棠宴 Language

避雷:有點雙視角
   文筆一般
   主寫靈界路辰

  你散落於天地,自此以後我看山是你,看水是你,碎落的星辰是你,耳畔的清風是你,你不在我身旁,你無時無刻不在我身旁。

                                        ——題記
  小畫家掩面淚流。
  鹿靈暢遊於天地之間,星輝撒下,溫柔而又細碎的光芒撫平大地的傷疤,草木復生,花影搖曳。這篇瘠薄的大地再次恢復了往日的生機。
  星河匯聚之下,生命的誕生以一個靈魂的消逝為代價。
  小畫家捂著自己的臉,她甚至不敢大聲的哭出來。
  他說的,他會貪心,也會留戀。
  小畫家想讓路辰留下,正如紀元裡他也想著留下她。可她知道她不能自私的剝奪他的願望。
  愛是尊重,尊重自己,也尊重對方。
  別留戀,路辰,奮力向前,去做你想做的事,不要留戀,不能留戀。
  那道星輝越來越微弱,它們跳躍著,舞動著,這是生命的讚歌,也是死亡的禱告。
  淚水侵染大地,心臟一陣陣的抽痛,那個一直看著她的鹿靈,消失了。
  她從未如此痛恨過自己。
  若是能再強大一點,若能幫他分擔一點,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點點星子匯聚在小畫家的身邊,它們慢慢靠近,承擔著一滴滴淚。粼粼的水光帶著星輝的暖色,點點星火好似燈火,是回家的燈火。
  可這盞燈火,為誰而留,又為誰等待。
  小畫家捶打著胸口,淚水止不住的流,她幾度欲言,可停留在喉間的,卻只有含血的哀啼。
  驀的,她眼前一黑,再無動靜。
  ……
  靈界有了新的傳說。
  傳說裡,聖潔的鹿靈躍過了星河,跨越了時空,他所到之處,生機盎然,萬物復甦,他是萬物的化生,是希望的承載,他帶著靈界的阿薩走向了新的紀元。
  沒人再見過小畫家,彷彿那位森之心也隨著鹿靈的消散,銷聲匿跡。
  ……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畫家才找回了身體的掌控權。
  她僅僅是緩緩的動了動手指,便已經沒了力氣。
  “渴,好渴。”她喃喃道。
  忽然脣邊一軟,潺潺的水便隨著齒縫滋潤著小畫家的身體。
  她幽幽轉醒,看著頂上細碎的枝條,感受著身下柔嫩的樹葉,不由得雙眼溼潤。
  溫暖的陽光,從葉縫裡傾洩而出,她不有自主的揮揮手,那嚴密的縫口增大,直至整片陽光撒落在懷。
  這不是她固有的力量,她想。
  可身體對於力量的熟悉程度讓她知道,這是森之靈的力量,是她那來不及將愛意傾訴於口的愛人奉予的守護。
  她起身,伸出手。
  指尖的溫暖,好似路辰殘留的溫度。
  小畫家再也不用束縛心中的悲痛,她哭了出來。好像要將所有的委屈哭給一個人聽。
  她斷斷續續的哭了很久。從晨光初現到日暮沉沉。
  繁星一閃一閃,好像也在安慰著小畫家。
  不知不覺間,螢火蟲在此處聚集,圍著小畫家。那點點螢火好像也在無聲的給予力量,縱使微小,卻也不斷散發光芒。
  小畫家怔怔的看著這些螢光。
  她伸出手,便有螢火蟲彙集在它的指尖。飛舞著翎翅,久久不肯離去。
  “我沒事,你別擔心,我,很堅強的,我沒事,一點都沒事。”她哽咽著說完一句話。
  風輕輕吹過,一隻較大的螢火蟲停留在小畫家的指尖,微微彎下身子,好像在奉上一個輕柔而又虔誠的吻。
  小畫家看著螢火蟲。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便湧上了一陣勇氣。
  或許她喜歡的小鹿靈,從來沒有真正的逝去,他以自己的軀體和魂魄供養了這片天地,自此以後,這片天地無處可尋他,可四處皆是他。
  這是安慰自己虛無的藉口,但小畫家不在意,或許是刻意不再想,她只想好好的走下去,帶著路辰那份,堅定的走下去。
  從那日起,小畫家再也沒哭過。她行走在山林之間。
  渴時飲露,飢時食果,山林是她的家,樹木是她的耳目,生靈是她的夥伴。
  夜晚降臨,繁星入疏樹,小畫家總會點燃一盞燭火,在門前掛上一盞星燈。
  門前的燈火照亮了回家的方向,映照故人的路途。
  記事錄100
致路辰:
  今日我去了趟異化森林,或許那裡也不能稱為異化森林了。那就稱之為新森吧。我去看了你在新森裡培育的第一株植物,它的花蕾依舊很好看。我聽說因為它的形狀像是鹿靈,便被人稱作鹿鳴。在我的故鄉,有一首詩,其中的幾句便是“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我想了想,我不會鼓瑟吹笙,但如果你回來,我會為你畫一幅畫,畫我見過最美的風景,畫你也畫我。

 
  寫著寫著,小畫家捂脣一笑,臉上也帶著淡淡的緋紅。
  她梳理了衣裳,吹熄了燈,拂袖離去。
 在她轉身的那一刻,螢火在燭燈周圍浮現。一隻螢火蟲爬扶在燭旁,一閃一閃好像也在偷著樂。
  小畫家沉沉睡去,半夢半醒間,只覺有人為她輕斂被角,耳旁依舊是沙沙的樹葉搖動聲,好似安魂曲,哄著人睡去。
  日子依舊在一天天過去,春夏秋冬,四季輪迴。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小畫家都在跟隨著路辰過往的步伐,四處探尋,居無定所。
  不知不覺,春天悄然來臨,萬物復甦,山澗的雪從枝頭流下,化作潺潺的水流。黃鸝在枝葉裡遊走高歌。蘆葦輕揚,湖中央鴛鴦齊頭並進,游魚圍繞,陽光映照下,波光粼粼。
  小畫家取下腰間的繪筆,從工具箱裡拿出自己的繪畫工具。
  將支架搭好,心意一動之下,隱藏在暗處的藤蔓迅速做好框架,給小畫家做上一個小椅子。
  “謝謝。”
  小畫家抿脣一笑,她低頭,與一根藤蔓相觸。不曾想那根藤蔓就像是受到了驚嚇,迅速撤回暗處,纏繞著大樹,微微探出一片綠葉,悄悄觀察。
  “噗,”小畫家笑著搖了搖頭,開始提筆勾勒。
  流光輕漾的溪水,湖中恩愛的鴛鴦,高山的積雪,隨著時間的流逝,被留在了畫中。
  她越來越入迷,下筆如有神。
  那原來藏在暗處的藤蔓也慢慢的從大樹後面出來,細嫩的芽枝勾著小畫家的衣襬,順著衣裙向上,靜靜的趴在小畫家的肩上。
  不知不覺間,藤蔓開滿了星星點點的白花,好似破碎的星辰鑲嵌在枝葉之中。
  “這個世界越來越美了,你看到了嗎?”
  小畫家不由自主的發聲。
  “沒關係,如果你看不見,我已經給你畫下來了,只要你醒來,你就能看見。”
  她說著,手指摸索著粗糙的畫布。
  之前安安靜靜趴在小畫家肩上的藤蔓也開始躁動,它看著小畫家,不斷將自己頂高,拂過小畫家耳廓。
  “嗯?”
  在感受到自己臉頰旁的騷動後,小畫家歪頭,只見剛剛還在活蹦亂跳的藤蔓,突然直愣愣的挺著。
 只聽見啪的一聲,那直直的藤蔓竟是直接倒下癱倒在地上,迅速往後面一滑,又躲在了那棵樹後。
  “啊,這?”小畫家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不過一會兒,一隻小松鼠從叢林深處跑來,捧著一大堆果子,明明自己也抱不住了,卻也死死拽著,時不時的向小畫家示意。
  小畫家來不及收起畫具,她蹲下身子,接過鬆鼠手中紅彤彤的果子。
  它像是鬆了一口氣,坐在了柔軟的草地上,不由自主的開始梳洗自己有些凌亂的毛髮。
  真是一隻注意形象的紳士小松鼠呢。
  小畫家心想
  而小松鼠猛的一抬頭就看見小畫家笑意盈盈的看著它。
  它低頭像是有點害羞。
  不斷的攪著自己的手,突然像是下定了決心,把自己送進小畫家的手心。
  小畫家一開始還有些呆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她輕輕的揉著小松鼠的腦袋,纖長的手指劃過小松鼠的後背,細細的揉戳。
  小松鼠愜意的扭了扭身子,但又像是羞於自己屈從了動物本能,又開始捂著臉,死活不讓小畫家看向自己。
  ……
  自那以後,小畫家便特別的受小動物的歡迎,時不時便能受到禮物,有時候是花環,有時候野果,有時候是雉雞……彷彿只有小畫家想不到,就沒有小動物帶不來的。
  記事錄2600
致路辰:
  我最近又去了很多地方,有一望無際的原野,也有波濤洶湧的大海,有白雪皚皚的雪原,也有四季花常在的山谷。同樣的,我也認識了許多同伴,它們很可愛,也讓我覺得很熟悉,我有時會覺得那就是你。可又害怕那不是你。
  如果是你,為什麼又不與我相認,如果不是你……也可能是我過於敏感吧。
 路辰,我好想你。
  
  小畫家抽噎幾下,豆珠似的淚滴落在紙張紙張。
  但很快她抿了抿脣,就將眼角的淚水抹去。
  她沒能再下筆。
  小畫家起身,走向窗邊。
  皎潔的月光撒下聖潔的輝光,燦爛的璀星依舊在高空懸掛,不遠處有流星從天際劃過,只剩下淡淡的尾光。
  這是小畫家停留的第三個年頭。
  有時候,望著窗外的月亮,小畫家也會想起家鄉,那顆蔚藍的星球。
  這些年,她曾無數次回到時空之輪的原地,夢中的聲音依舊會讓她選擇。
  時間的轉輪滴滴答答,告訴她,她到底錯過了多少時光。
  她曾無數次在群星中迷路,小畫家的心從來沒有這麼亂過,她再找不到歸家的方向,她不知道是自己家不再需要她,還是她的心在害怕歸家。
  只能選擇自己相信的世界。
  小畫家再一次回想起了這句話。
  她回過神。
  看著這個被路辰捧起來的世界。
  星河有跡,萬物有靈。
  小畫家嘆了嘆氣,沒有說話,只是關上了 窗櫺。合上眼,躺在床上。
  小畫家又一次迷失在茫茫的群星之間。
  星星們親近她,但又遲遲不敢靠近,浩瀚的宇宙,昏暗的四周,群星令小畫家迷失,卻又點亮了灰暗,為她舉起一片星空。
  小畫家伸出手,群星為她停留。
  遠遠的,鹿靈從黑暗踏光而來,他順著群星的軌跡,穿梭在星芒的光點裡,銀光粼粼的鹿角刻著星痕,那曾是一段又一段的回憶。
  他停留在小畫家身旁,低下頭顱,奉上它的牽扯。
  “別擔心,我帶你回家。”
  他用鹿角輕柔的抵了抵小畫家,溼漉漉的鹿眼透漏出無限的溫柔。
  小畫家思緒還有些紊亂,但身體的本能讓她趴在了鹿靈的身上。
  她靜靜的躺在鹿靈的身上,星光化作紗,輕柔的蓋在小畫家身上,動作熟練的像是做過千百次。
  小畫家好像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它好像從遠方而來,溫柔而又渺茫,輕柔的就像小畫家的一場夢。
  “好好睡一覺,別擔心,我一直都在。”
  鹿靈躍過星河,它跑了很久很久,穿過星梭,行走在黑暗中,這片無際的宇宙也開始有了溫度。
  他奔跑在宇宙裡,穿梭自如,就像他曾千百次帶她躍過叢林,就像一切還未發生,他們依舊相互依偎。
  時空時空,空間的盡頭是旅者的時間之輪。
  在這裡,時間也變成歲月之河的流光,從千百年前開始流淌,靜靜的流淌,細數千百年的喜怒哀樂,看著痴男怨女。
  “你又來了。”
  那個指引著小畫家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聖潔的鹿靈,光輝散盡,又迅速聚合,星芒勾勒出人形,勾勒出小畫家日思夜想的容貌。
 “她是自由的飛鳥,是永遠自如的森之心,她不是我的囚徒,她應該飛翔,回到自己的家。”
  路辰環抱著小畫家,溫柔的眼眸流露著不捨。
  “我會帶她回家……哪怕她會忘了我,這裡不是她的家,我的小畫家,也會想家。”
  “她迷失了自己,她的靈體會不自主的遊蕩在宇宙,她本應該長眠。”渺茫的聲音響起。
  “無論她走到哪,她抬頭的地方都會有星辰,都會有我,無論她在哪,我都能找到她,帶她回來。”
  路辰堅定的看著巨大的時間之輪。
  在那一次消散後,他就陷入了一種玄妙的境地,因為他構成了這個世界,於是他與萬物共感。
  他在透過一陣又一陣的風,感受著草木的萌芽,阿薩們的喜怒哀樂。
  可同時他也感知到了自己的小畫家。
  小畫家很疲憊,她的靈體開始潰散,她躺在溼漉漉的草地,於夢裡囈語。
  “別,別走。”
  她陷入了夢魘,不斷重複著他的離去。
  路辰從未覺得這麼的疼痛,他為自己的小畫家織了夢,編織了她的棲身之所,他化作風一遍又一遍拂過她的額頭。
  他將自己的本源再次劃分,溢散的本源隨著能量的波動回到了小畫家身邊。
  因為他們本就是一體 。
  小畫家的眼淚灼燒著他的心,聲聲哀啼的小姑娘癱倒在草地,從晨光初現到霞光四射,他再一次積蓄力量,請求著萬物。
  於是星輝明明滅滅,螢火四聚。
  終於,她開始振作起來。
  ……
  之後的時光,路辰看著小畫家四處行走,他也不斷的積蓄自己的力量,再後來他發現了自己可以寄生在其他生物的身體裡。
  這是路辰的第一次嘗試。
  他揮舞著磷翅,他已經很久沒見過光芒,在過去的時光裡,他不再擁有除了感知之外的五感。
  這是闊別已久後,路辰第一次看見小畫家。
  他的小畫家,臉上終於有了笑容,他看著她提筆寫下自己的名字,寫下那些他和她經歷的故事。
  他匍匐在油燈面前,靜靜的陪著自己的小畫家。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鹿鳴呦呦只為高興的事情,遇見你就是我最高興的事情。你不會鼓瑟吹笙,但我依舊願為你而來。”
  路辰想著,輕笑一聲,熒火一閃一閃,也為他開心。
  可也從那一夜開始,小畫家的靈體開始潰散。
  路辰擔心極了,他看著小畫家的靈體四散,迷失在群星之間,迷失在混亂的宇宙,於是在為小畫家理好被褥後,他化作鹿靈,跨越星河四處尋找。
  他跨過隕石群,鋒利的殞石也曾劃破他的靈體,他行走暗物質的交替處,四溢的能量也曾將他衝散。
  他找了很久很久,小畫家聚集的靈體多了,也會自動吸引著彼此。
  最後的靈體,在群星之間。
  她躺在群星之間,就像在做一個甜蜜的夢。
  他慢慢的靠近,將她的身軀移到鹿背上。
  小畫家的身軀是暖的,也將他的心溫暖,他的背上是自己的心上人,是他曾想過執手一生的人。
  溢散的靈體一旦聚集,小畫家就像甦醒過來了一樣,她不由自主的行走,空間換轉的速度很快,他們來到了時間之輪面前。
  小畫家沒能回去。
  路辰心理既是慶幸又是擔心。
  但很快這種慶幸只剩下了擔心。
  小畫家的靈體一次又一次溢散,他一次又一次於群星中追尋,而小畫家再也沒能找到回家的路。
  但是這次不一樣了,他已經有了足夠的力量。
  路辰躲在群星身後。靜靜的看著命運對他的審判。
  透過層層的光暈,路辰又想起自己和小畫家的相遇。
  她不屬於這,她是穿梭的旅者,她本有最遼闊的天地。
  靈界乃至是他都沒有資格折斷她的羽翼。
  路辰知道,小畫家之所以找不到歸家的路,是來源於她的害怕,她害怕回去後,再也找不到回來的理由。
  靈界對她來說是孤獨的囚籠,他不願自己的小畫家守著對自己的回憶泅渡餘生。
  回憶不是以愛為名的囚籠。
  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再次與她相見,為什麼又要苛求小畫家對他的死守。
  小畫家的靈體之所以四散,主要是因為沒人教她更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或許回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那裡有小畫家的家人,朋友和老師,以及和她有過無數羈絆的陌生人,而在靈界,她已經無處可去了。
  阿薩們雖好,可小畫家畢竟不是阿薩,所以她沒有辦法完全獲得認同感,因為人是群居動物,因為他們能從同類的身上獲得自己存在的力量,看到自己。
  她不願意離去,是因為她愛著他。
  可路辰知道,愛不是糾纏,愛是放手,愛是彼此成全。
  他的小畫家,是飛鳥,是自由的,她屬於自己。
  路辰告訴自己,他已然滿足了。
  在剩餘的時光裡,他通過無數的生靈靠近了自己的愛人。
  他觸摸過她掌心的溫度,他曾搭在愛人的肩上,他曾吹過愛人的耳畔,為愛人擋陽遮雨,為愛人扇風納涼,他曾於萬千星辰親吻過自己的愛人,數次與她並肩而行,躍過時光。
  他不敢貪心,也不能貪心。
  小畫家曾為他點起門前的燈火指引他回家,現在該輪到他,為自己的愛人鋪上星光的路途,帶她回家。
  ……
  “你又回到了這裡,你找到了回去的方向嗎?”
  小畫家沒有說話,她拭去眼角不知為何而留的淚,怔怔的看著那龐大的輪盤。
  “我看見了,看見了家的方向。”
  那是由星光鋪成的道路,它像是鋒利的刀劃破時空的黑暗,像是守夜人的燈,驅散了路途的迷霧。
  星光的盡頭,是蔚藍的星球,是小畫家真正的家。
  小畫家的靈體開始被牽引。那裡是最吸引她的地方。
  她踏上星途時,星辰徹底被點亮,枝葉環繞,構成了兩邊的圍欄,這是獨屬於路辰的溫柔與細心。
  “別回頭,大膽的走下去。”路辰靜默的祝福。
  小畫家的身影消失在星途的盡頭。
  “值得嗎?”渺茫的聲音再次響起,四周的星辰溢散,露出了躲在後方的路辰。
  他的身影不再凝實,很快,他將重新投入天地,化作晨風,化作暮雨,這是漫長的旅途,只是這一次他將永失至愛。
 如何帶領迷失方向的旅者回家,除了旅者自己堅信路途,還可以由人帶領她回家。
  跨越時空的壁壘談何容易,所以他花了很長的時間積蓄力量,在中途他有無數次可以停止,或是去與她相知。
  但路辰不能,越相見,越想念,越不捨。
  於是他只能像個小偷,寄存於生靈的身體,偷偷去見她,陪在小畫家的身邊。
  既然沒有辦法完全凝聚自己去見她,那不如一開始就不給她希望。
  “沒有什麼值不值得,我的心願唯她而已。”
  他說著,身軀再也無法維持原狀,消失在了原地。
  ……
  日升月落,四季輪轉。
  這已經不知道是路辰渡過的多少個年頭。
  許是因為他曾將自己散落與天地,於是他也得到了天地的反饋。
  他似乎成為了真正的神。
  路辰再一次凝聚了身軀,在漫長的生命裡,他一遍又一遍的走過小畫家曾走過的路,看著她為他寫的記事錄。
  現在,這本記事錄不再由小畫家來記錄,而是由路辰自己來續寫。
  今日是月圓之夜,也是阿薩們最注重的節日。
  相傳,在這一日,若有阿薩將鹿鳴草編織成花環,為自己心愛的人戴上,那麼那位鹿躍星河的森之靈將為有情人賜福。那麼他們就能永永遠遠的在一起。
  阿薩聚集在一起,有情人互相帶著花環,手執手,與月下祈禱。天空流星劃過,倒也真像是賜福。

  路辰自己也編了個花環,可這個的花環,卻沒有主人。
  他苦笑一下,將花環放在窗櫺。
  他轉身,正打算離去。
  “所以,不準備為我帶上嗎?”
  熟悉的聲音從耳畔響起。
  路辰回頭。
  他看見了,他的愛人,沐浴在月光下奔他而來。
  為他而來。
  路辰連忙靠近小畫家,卻又遲遲不敢觸碰。
  他怕這是個易碎的夢,一戳就碎了。
  小畫家抱住了路辰,二人的溫度在彼此呼吸中傳遞。
  “我們那邊有句俗語,吾心安處是吾鄉。那是我的家,有你的地方——也是家。”
  “我回家了,路辰。”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2 3樓貓 下載APP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