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复苏|时空中的绘旅人


3楼猫 发布时间:2022-06-24 01:16:41 作者:玉棠宴 Language

避雷:有点双视角
   文笔一般
   主写灵界路辰

  你散落于天地,自此以后我看山是你,看水是你,碎落的星辰是你,耳畔的清风是你,你不在我身旁,你无时无刻不在我身旁。

                                        ——题记
  小画家掩面泪流。
  鹿灵畅游于天地之间,星辉撒下,温柔而又细碎的光芒抚平大地的伤疤,草木复生,花影摇曳。这篇瘠薄的大地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星河汇聚之下,生命的诞生以一个灵魂的消逝为代价。
  小画家捂着自己的脸,她甚至不敢大声的哭出来。
  他说的,他会贪心,也会留恋。
  小画家想让路辰留下,正如纪元里他也想着留下她。可她知道她不能自私的剥夺他的愿望。
  爱是尊重,尊重自己,也尊重对方。
  别留恋,路辰,奋力向前,去做你想做的事,不要留恋,不能留恋。
  那道星辉越来越微弱,它们跳跃着,舞动着,这是生命的赞歌,也是死亡的祷告。
  泪水侵染大地,心脏一阵阵的抽痛,那个一直看着她的鹿灵,消失了。
  她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
  若是能再强大一点,若能帮他分担一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点点星子汇聚在小画家的身边,它们慢慢靠近,承担着一滴滴泪。粼粼的水光带着星辉的暖色,点点星火好似灯火,是回家的灯火。
  可这盏灯火,为谁而留,又为谁等待。
  小画家捶打着胸口,泪水止不住的流,她几度欲言,可停留在喉间的,却只有含血的哀啼。
  蓦的,她眼前一黑,再无动静。
  ……
  灵界有了新的传说。
  传说里,圣洁的鹿灵跃过了星河,跨越了时空,他所到之处,生机盎然,万物复苏,他是万物的化生,是希望的承载,他带着灵界的阿萨走向了新的纪元。
  没人再见过小画家,仿佛那位森之心也随着鹿灵的消散,销声匿迹。
  ……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画家才找回了身体的掌控权。
  她仅仅是缓缓的动了动手指,便已经没了力气。
  “渴,好渴。”她喃喃道。
  忽然唇边一软,潺潺的水便随着齿缝滋润着小画家的身体。
  她幽幽转醒,看着顶上细碎的枝条,感受着身下柔嫩的树叶,不由得双眼湿润。
  温暖的阳光,从叶缝里倾泄而出,她不有自主的挥挥手,那严密的缝口增大,直至整片阳光撒落在怀。
  这不是她固有的力量,她想。
  可身体对于力量的熟悉程度让她知道,这是森之灵的力量,是她那来不及将爱意倾诉于口的爱人奉予的守护。
  她起身,伸出手。
  指尖的温暖,好似路辰残留的温度。
  小画家再也不用束缚心中的悲痛,她哭了出来。好像要将所有的委屈哭给一个人听。
  她断断续续的哭了很久。从晨光初现到日暮沉沉。
  繁星一闪一闪,好像也在安慰着小画家。
  不知不觉间,萤火虫在此处聚集,围着小画家。那点点萤火好像也在无声的给予力量,纵使微小,却也不断散发光芒。
  小画家怔怔的看着这些萤光。
  她伸出手,便有萤火虫汇集在它的指尖。飞舞着翎翅,久久不肯离去。
  “我没事,你别担心,我,很坚强的,我没事,一点都没事。”她哽咽着说完一句话。
  风轻轻吹过,一只较大的萤火虫停留在小画家的指尖,微微弯下身子,好像在奉上一个轻柔而又虔诚的吻。
  小画家看着萤火虫。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便涌上了一阵勇气。
  或许她喜欢的小鹿灵,从来没有真正的逝去,他以自己的躯体和魂魄供养了这片天地,自此以后,这片天地无处可寻他,可四处皆是他。
  这是安慰自己虚无的借口,但小画家不在意,或许是刻意不再想,她只想好好的走下去,带着路辰那份,坚定的走下去。
  从那日起,小画家再也没哭过。她行走在山林之间。
  渴时饮露,饥时食果,山林是她的家,树木是她的耳目,生灵是她的伙伴。
  夜晚降临,繁星入疏树,小画家总会点燃一盏烛火,在门前挂上一盏星灯。
  门前的灯火照亮了回家的方向,映照故人的路途。
  记事录100
致路辰:
  今日我去了趟异化森林,或许那里也不能称为异化森林了。那就称之为新森吧。我去看了你在新森里培育的第一株植物,它的花蕾依旧很好看。我听说因为它的形状像是鹿灵,便被人称作鹿鸣。在我的故乡,有一首诗,其中的几句便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我想了想,我不会鼓瑟吹笙,但如果你回来,我会为你画一幅画,画我见过最美的风景,画你也画我。

 
  写着写着,小画家捂唇一笑,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绯红。
  她梳理了衣裳,吹熄了灯,拂袖离去。
 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萤火在烛灯周围浮现。一只萤火虫爬扶在烛旁,一闪一闪好像也在偷着乐。
  小画家沉沉睡去,半梦半醒间,只觉有人为她轻敛被角,耳旁依旧是沙沙的树叶摇动声,好似安魂曲,哄着人睡去。
  日子依旧在一天天过去,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画家都在跟随着路辰过往的步伐,四处探寻,居无定所。
  不知不觉,春天悄然来临,万物复苏,山涧的雪从枝头流下,化作潺潺的水流。黄鹂在枝叶里游走高歌。芦苇轻扬,湖中央鸳鸯齐头并进,游鱼围绕,阳光映照下,波光粼粼。
  小画家取下腰间的绘笔,从工具箱里拿出自己的绘画工具。
  将支架搭好,心意一动之下,隐藏在暗处的藤蔓迅速做好框架,给小画家做上一个小椅子。
  “谢谢。”
  小画家抿唇一笑,她低头,与一根藤蔓相触。不曾想那根藤蔓就像是受到了惊吓,迅速撤回暗处,缠绕着大树,微微探出一片绿叶,悄悄观察。
  “噗,”小画家笑着摇了摇头,开始提笔勾勒。
  流光轻漾的溪水,湖中恩爱的鸳鸯,高山的积雪,随着时间的流逝,被留在了画中。
  她越来越入迷,下笔如有神。
  那原来藏在暗处的藤蔓也慢慢的从大树后面出来,细嫩的芽枝勾着小画家的衣摆,顺着衣裙向上,静静的趴在小画家的肩上。
  不知不觉间,藤蔓开满了星星点点的白花,好似破碎的星辰镶嵌在枝叶之中。
  “这个世界越来越美了,你看到了吗?”
  小画家不由自主的发声。
  “没关系,如果你看不见,我已经给你画下来了,只要你醒来,你就能看见。”
  她说着,手指摸索着粗糙的画布。
  之前安安静静趴在小画家肩上的藤蔓也开始躁动,它看着小画家,不断将自己顶高,拂过小画家耳廓。
  “嗯?”
  在感受到自己脸颊旁的骚动后,小画家歪头,只见刚刚还在活蹦乱跳的藤蔓,突然直愣愣的挺着。
 只听见啪的一声,那直直的藤蔓竟是直接倒下瘫倒在地上,迅速往后面一滑,又躲在了那棵树后。
  “啊,这?”小画家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不过一会儿,一只小松鼠从丛林深处跑来,捧着一大堆果子,明明自己也抱不住了,却也死死拽着,时不时的向小画家示意。
  小画家来不及收起画具,她蹲下身子,接过松鼠手中红彤彤的果子。
  它像是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柔软的草地上,不由自主的开始梳洗自己有些凌乱的毛发。
  真是一只注意形象的绅士小松鼠呢。
  小画家心想
  而小松鼠猛的一抬头就看见小画家笑意盈盈的看着它。
  它低头像是有点害羞。
  不断的搅着自己的手,突然像是下定了决心,把自己送进小画家的手心。
  小画家一开始还有些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轻轻的揉着小松鼠的脑袋,纤长的手指划过小松鼠的后背,细细的揉戳。
  小松鼠惬意的扭了扭身子,但又像是羞于自己屈从了动物本能,又开始捂着脸,死活不让小画家看向自己。
  ……
  自那以后,小画家便特别的受小动物的欢迎,时不时便能受到礼物,有时候是花环,有时候野果,有时候是雉鸡……仿佛只有小画家想不到,就没有小动物带不来的。
  记事录2600
致路辰:
  我最近又去了很多地方,有一望无际的原野,也有波涛汹涌的大海,有白雪皑皑的雪原,也有四季花常在的山谷。同样的,我也认识了许多同伴,它们很可爱,也让我觉得很熟悉,我有时会觉得那就是你。可又害怕那不是你。
  如果是你,为什么又不与我相认,如果不是你……也可能是我过于敏感吧。
 路辰,我好想你。
  
  小画家抽噎几下,豆珠似的泪滴落在纸张纸张。
  但很快她抿了抿唇,就将眼角的泪水抹去。
  她没能再下笔。
  小画家起身,走向窗边。
  皎洁的月光撒下圣洁的辉光,灿烂的璀星依旧在高空悬挂,不远处有流星从天际划过,只剩下淡淡的尾光。
  这是小画家停留的第三个年头。
  有时候,望着窗外的月亮,小画家也会想起家乡,那颗蔚蓝的星球。
  这些年,她曾无数次回到时空之轮的原地,梦中的声音依旧会让她选择。
  时间的转轮滴滴答答,告诉她,她到底错过了多少时光。
  她曾无数次在群星中迷路,小画家的心从来没有这么乱过,她再找不到归家的方向,她不知道是自己家不再需要她,还是她的心在害怕归家。
  只能选择自己相信的世界。
  小画家再一次回想起了这句话。
  她回过神。
  看着这个被路辰捧起来的世界。
  星河有迹,万物有灵。
  小画家叹了叹气,没有说话,只是关上了 窗棂。合上眼,躺在床上。
  小画家又一次迷失在茫茫的群星之间。
  星星们亲近她,但又迟迟不敢靠近,浩瀚的宇宙,昏暗的四周,群星令小画家迷失,却又点亮了灰暗,为她举起一片星空。
  小画家伸出手,群星为她停留。
  远远的,鹿灵从黑暗踏光而来,他顺着群星的轨迹,穿梭在星芒的光点里,银光粼粼的鹿角刻着星痕,那曾是一段又一段的回忆。
  他停留在小画家身旁,低下头颅,奉上它的牵扯。
  “别担心,我带你回家。”
  他用鹿角轻柔的抵了抵小画家,湿漉漉的鹿眼透漏出无限的温柔。
  小画家思绪还有些紊乱,但身体的本能让她趴在了鹿灵的身上。
  她静静的躺在鹿灵的身上,星光化作纱,轻柔的盖在小画家身上,动作熟练的像是做过千百次。
  小画家好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它好像从远方而来,温柔而又渺茫,轻柔的就像小画家的一场梦。
  “好好睡一觉,别担心,我一直都在。”
  鹿灵跃过星河,它跑了很久很久,穿过星梭,行走在黑暗中,这片无际的宇宙也开始有了温度。
  他奔跑在宇宙里,穿梭自如,就像他曾千百次带她跃过丛林,就像一切还未发生,他们依旧相互依偎。
  时空时空,空间的尽头是旅者的时间之轮。
  在这里,时间也变成岁月之河的流光,从千百年前开始流淌,静静的流淌,细数千百年的喜怒哀乐,看着痴男怨女。
  “你又来了。”
  那个指引着小画家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圣洁的鹿灵,光辉散尽,又迅速聚合,星芒勾勒出人形,勾勒出小画家日思夜想的容貌。
 “她是自由的飞鸟,是永远自如的森之心,她不是我的囚徒,她应该飞翔,回到自己的家。”
  路辰环抱着小画家,温柔的眼眸流露着不舍。
  “我会带她回家……哪怕她会忘了我,这里不是她的家,我的小画家,也会想家。”
  “她迷失了自己,她的灵体会不自主的游荡在宇宙,她本应该长眠。”渺茫的声音响起。
  “无论她走到哪,她抬头的地方都会有星辰,都会有我,无论她在哪,我都能找到她,带她回来。”
  路辰坚定的看着巨大的时间之轮。
  在那一次消散后,他就陷入了一种玄妙的境地,因为他构成了这个世界,于是他与万物共感。
  他在透过一阵又一阵的风,感受着草木的萌芽,阿萨们的喜怒哀乐。
  可同时他也感知到了自己的小画家。
  小画家很疲惫,她的灵体开始溃散,她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于梦里呓语。
  “别,别走。”
  她陷入了梦魇,不断重复着他的离去。
  路辰从未觉得这么的疼痛,他为自己的小画家织了梦,编织了她的栖身之所,他化作风一遍又一遍拂过她的额头。
  他将自己的本源再次划分,溢散的本源随着能量的波动回到了小画家身边。
  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体 。
  小画家的眼泪灼烧着他的心,声声哀啼的小姑娘瘫倒在草地,从晨光初现到霞光四射,他再一次积蓄力量,请求着万物。
  于是星辉明明灭灭,萤火四聚。
  终于,她开始振作起来。
  ……
  之后的时光,路辰看着小画家四处行走,他也不断的积蓄自己的力量,再后来他发现了自己可以寄生在其他生物的身体里。
  这是路辰的第一次尝试。
  他挥舞着磷翅,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光芒,在过去的时光里,他不再拥有除了感知之外的五感。
  这是阔别已久后,路辰第一次看见小画家。
  他的小画家,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他看着她提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写下那些他和她经历的故事。
  他匍匐在油灯面前,静静的陪着自己的小画家。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鹿鸣呦呦只为高兴的事情,遇见你就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你不会鼓瑟吹笙,但我依旧愿为你而来。”
  路辰想着,轻笑一声,荧火一闪一闪,也为他开心。
  可也从那一夜开始,小画家的灵体开始溃散。
  路辰担心极了,他看着小画家的灵体四散,迷失在群星之间,迷失在混乱的宇宙,于是在为小画家理好被褥后,他化作鹿灵,跨越星河四处寻找。
  他跨过陨石群,锋利的殒石也曾划破他的灵体,他行走暗物质的交替处,四溢的能量也曾将他冲散。
  他找了很久很久,小画家聚集的灵体多了,也会自动吸引着彼此。
  最后的灵体,在群星之间。
  她躺在群星之间,就像在做一个甜蜜的梦。
  他慢慢的靠近,将她的身躯移到鹿背上。
  小画家的身躯是暖的,也将他的心温暖,他的背上是自己的心上人,是他曾想过执手一生的人。
  溢散的灵体一旦聚集,小画家就像苏醒过来了一样,她不由自主的行走,空间换转的速度很快,他们来到了时间之轮面前。
  小画家没能回去。
  路辰心理既是庆幸又是担心。
  但很快这种庆幸只剩下了担心。
  小画家的灵体一次又一次溢散,他一次又一次于群星中追寻,而小画家再也没能找到回家的路。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
  路辰躲在群星身后。静静的看着命运对他的审判。
  透过层层的光晕,路辰又想起自己和小画家的相遇。
  她不属于这,她是穿梭的旅者,她本有最辽阔的天地。
  灵界乃至是他都没有资格折断她的羽翼。
  路辰知道,小画家之所以找不到归家的路,是来源于她的害怕,她害怕回去后,再也找不到回来的理由。
  灵界对她来说是孤独的囚笼,他不愿自己的小画家守着对自己的回忆泅渡余生。
  回忆不是以爱为名的囚笼。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再次与她相见,为什么又要苛求小画家对他的死守。
  小画家的灵体之所以四散,主要是因为没人教她更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或许回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里有小画家的家人,朋友和老师,以及和她有过无数羁绊的陌生人,而在灵界,她已经无处可去了。
  阿萨们虽好,可小画家毕竟不是阿萨,所以她没有办法完全获得认同感,因为人是群居动物,因为他们能从同类的身上获得自己存在的力量,看到自己。
  她不愿意离去,是因为她爱着他。
  可路辰知道,爱不是纠缠,爱是放手,爱是彼此成全。
  他的小画家,是飞鸟,是自由的,她属于自己。
  路辰告诉自己,他已然满足了。
  在剩余的时光里,他通过无数的生灵靠近了自己的爱人。
  他触摸过她掌心的温度,他曾搭在爱人的肩上,他曾吹过爱人的耳畔,为爱人挡阳遮雨,为爱人扇风纳凉,他曾于万千星辰亲吻过自己的爱人,数次与她并肩而行,跃过时光。
  他不敢贪心,也不能贪心。
  小画家曾为他点起门前的灯火指引他回家,现在该轮到他,为自己的爱人铺上星光的路途,带她回家。
  ……
  “你又回到了这里,你找到了回去的方向吗?”
  小画家没有说话,她拭去眼角不知为何而留的泪,怔怔的看着那庞大的轮盘。
  “我看见了,看见了家的方向。”
  那是由星光铺成的道路,它像是锋利的刀划破时空的黑暗,像是守夜人的灯,驱散了路途的迷雾。
  星光的尽头,是蔚蓝的星球,是小画家真正的家。
  小画家的灵体开始被牵引。那里是最吸引她的地方。
  她踏上星途时,星辰彻底被点亮,枝叶环绕,构成了两边的围栏,这是独属于路辰的温柔与细心。
  “别回头,大胆的走下去。”路辰静默的祝福。
  小画家的身影消失在星途的尽头。
  “值得吗?”渺茫的声音再次响起,四周的星辰溢散,露出了躲在后方的路辰。
  他的身影不再凝实,很快,他将重新投入天地,化作晨风,化作暮雨,这是漫长的旅途,只是这一次他将永失至爱。
 如何带领迷失方向的旅者回家,除了旅者自己坚信路途,还可以由人带领她回家。
  跨越时空的壁垒谈何容易,所以他花了很长的时间积蓄力量,在中途他有无数次可以停止,或是去与她相知。
  但路辰不能,越相见,越想念,越不舍。
  于是他只能像个小偷,寄存于生灵的身体,偷偷去见她,陪在小画家的身边。
  既然没有办法完全凝聚自己去见她,那不如一开始就不给她希望。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我的心愿唯她而已。”
  他说着,身躯再也无法维持原状,消失在了原地。
  ……
  日升月落,四季轮转。
  这已经不知道是路辰渡过的多少个年头。
  许是因为他曾将自己散落与天地,于是他也得到了天地的反馈。
  他似乎成为了真正的神。
  路辰再一次凝聚了身躯,在漫长的生命里,他一遍又一遍的走过小画家曾走过的路,看着她为他写的记事录。
  现在,这本记事录不再由小画家来记录,而是由路辰自己来续写。
  今日是月圆之夜,也是阿萨们最注重的节日。
  相传,在这一日,若有阿萨将鹿鸣草编织成花环,为自己心爱的人戴上,那么那位鹿跃星河的森之灵将为有情人赐福。那么他们就能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阿萨聚集在一起,有情人互相带着花环,手执手,与月下祈祷。天空流星划过,倒也真像是赐福。

  路辰自己也编了个花环,可这个的花环,却没有主人。
  他苦笑一下,将花环放在窗棂。
  他转身,正打算离去。
  “所以,不准备为我带上吗?”
  熟悉的声音从耳畔响起。
  路辰回头。
  他看见了,他的爱人,沐浴在月光下奔他而来。
  为他而来。
  路辰连忙靠近小画家,却又迟迟不敢触碰。
  他怕这是个易碎的梦,一戳就碎了。
  小画家抱住了路辰,二人的温度在彼此呼吸中传递。
  “我们那边有句俗语,吾心安处是吾乡。那是我的家,有你的地方——也是家。”
  “我回家了,路辰。”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2022 3楼猫 下载APP 站点地图 广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