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宇宙狂想曲丨從《絕區零》到《星穹鐵道》再到《原神》,米哈遊埋了多少彩蛋?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5-15 12:00:51 作者:銀髮三千雪滿頭 Language

導言

本來我是不打算蹭《絕區零》這一波熱度的啊,想著玩玩《星穹鐵道》就差不多了。不過芙蘭達半夜告訴我的一個發現,讓我直接失眠。考據了一夜,我大受震撼——(胡言亂語)米哈遊,你下得一盤大棋啊!
本文將為您講解我發現的《絕區零》《崩壞:星穹鐵道》《崩壞3》《原神》設定間可能有所聯繫的部分,至於到底是彩蛋還是確有關聯,就交給諸位去聯想了~

一、《絕區零》:白祇重工與Belobog

那個讓我通宵考據的發現,就是《絕區零》PV中白祇重工的翻譯Belobog。本來芙蘭達只發現了前六個字母,正在沉思這是什麼語言,綺羅星一語點醒夢中人:這不就是《星穹鐵道》的始發地貝洛伯格(Belobog)嗎?
嚯,一查英文,還真是!
《星穹鐵道》官方在《旅情見聞丨場景篇「貝洛伯格」》中透露道:貝洛伯格是災難後“僅存的人類城市”。《絕區零》的公告裡也寫著:“舊文明覆滅,秩序被埋葬。所幸,還存在著一座有能力應對‘空洞’災害的都市:新艾利都。”
哦?都是末世的最後一座城市?那啥,你們的世界又毀滅了嗎?欸,巧了,我們也是。這算不算緣分,我說不好。
更巧的是,那篇文章還描述了這座城市下層區的情況:“名為「裂界」的裂隙也蔓延生長,蠶食了地底的現實”。
嗯?這說法怎麼這麼耳熟?再一看《絕區零》對於他們世界主要災害“空洞”的說法:“那裡面空間紊亂,怪物肆虐,異變橫生”。
空洞、裂隙……蠶食現實、空間紊亂……我不好說啊,這……不,什麼樹海宇宙,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都是巧合啊,信我都是巧合啊。

二、《星穹鐵道》:貝洛伯格與雅利洛

這詞肯定還有別的意思!
對,聯繫“白祇重工”這個說法,“白祇”,大白話就是“白神”(the White God)嘛。俄羅斯那邊,斯拉夫語的詞根“白”*bělъ ("white") +“神” *bogъ ("god")就是“白神”(Bělobogъ/Bělъ Bogъ, Belobog/Belbog/Bielbog)的意思了。
怎麼樣,很簡單吧?
史料記載,這個詞實際上是生造的。
維基上的資料參考了俄羅斯科學院出版的一本辭典,簡單概括一下就是:根據《斯拉夫年表》(Chronicle of the Slavs)的記載,過去的斯拉夫人在祭祀儀式中會圍繞一個圓盤轉圈,同時他們會念叨一些祝詞之類的東西,這些詞都會以他們觀念中相互鬥爭的兩個神,“善神”和“惡神”為名義。
這個惡神叫切爾諾伯格(Chernebog),由斯拉夫語的“黑色”和“神”組成(參考上面的詞根拆分),所以有人就據此發明了一個相反的“白神”,用來稱呼那個與切爾諾伯格對立的善神,就叫“貝洛伯格”。
切爾諾伯格,這不是方舟的嗎?別誤會,我說的是基督教神話的諾亞方舟(確信)。
好了不開玩笑,根據鐵道官方的說法,貝洛伯格這座城市坐落於“雅利洛-Ⅵ”星球上。
《「銀河智庫 | 雅利洛-Ⅵ」》裡面管這個雅利洛(Jarilo)叫“春日戰神”,實際上就是一個斯拉夫輪迴神(可以簡單理解成他每年都死去活來一次)的名字,詞源*yeh₁r-就是原始印歐語的春天,被當成代表春季的神也不意外。
白祇重工的logo是拼音首字母BQ的交叉符號,可能參考了斯拉夫符號的科萊達(Koliada),代表冬季的過去與新春的到來,其詞源是“圓、循環”(cycle)和“車輪”(wheel),大抵對應著我上面說的白神貝洛伯格與黑神切爾諾伯格的那個儀式圓盤。
在神話裡,雅利洛是斯拉夫至高神之一雷神佩倫(Perun)的兒子。星穹鐵道的雅利洛英譯選用的是塞爾維亞語(Serbo-Croatian),而塞爾維亞的貝洛伯格被學者視為善神佩倫的化身。也就是說,雅利洛是貝洛伯格的兒子?但貝洛伯格這座城市卻坐落在雅利洛星球上……好怪啊xdm。
神話認為,雅利洛的妻子莫拉娜(Morana)在丈夫死去後會化身死亡與寒冬的女神,為世界帶來寒潮後死去。於是一年從雅利洛代表的春天開始,到她妻子代表的冬天結束,最後他們都會在第二年復活。
這對應著星穹鐵道“雅利洛-Ⅵ”星球遭遇的滅世寒潮,米哈遊在這方面的考據還是相當用心的。
更讓我覺得用心良苦的是,雅利洛這個神實際上僅在一份史料中出現過,那是一位知名的德國神父、主教;他生於十字軍東征和贖罪捲髮行的年代;他將啟示(Apocalypse)的光輝遍灑歐洲——沒錯,我說的就是奧托(Otto)。
雅利洛的神話僅見於奧托主教的傳記。
謝謝你,《星穹鐵道》,因為有你,我終於確定了奧托對應歷史上的哪位奧托。

三、《崩壞3rd》:奧托與亞空

那奧托跟《星穹鐵道》和《絕區零》又有啥關係呢?嗯以下是一點點個人猜想——強調一下是猜(xia)想(bai)。
奧托的K系列卡蓮(Kallen)復活試驗製造瞭如今的空之律者K423,她的一個眾所周知的技能是亞空之矛,也就是《崩壞3》經典PV《最後一課》裡的那堆從圓形空洞裡鑽出來的玩意。
……等等,黑色空洞?
絕區零在推特(twitter)上是不是管這災難玩意叫亞空(the sub-Hollow)來著?這玩意裡邊冒出來的怪物是不是和奧托在《阿波卡利斯如是說》那兒虛數之樹面前打的差不多來著?
這熟悉的黑綠配色、女王的亞空之矛是亞空間(Sub-Space)……不好說,這波我不好說。更神祕的是原神實際上也有這個亞空(Aeons),那是塵世七執政(Archons)的別稱(Aeons)另譯,意思是與“高天”相對的“低空”,大概就是天空島以下的七國(對應Heavens),可以同時指代七神或者七國。
如果這個詞指代神的話……它又是《星穹鐵道》設定裡“星神”(Aeons)的翻譯。當初我看到說:
星神是概念擬人,心想《崩壞》你怎麼又抄襲《原神》了,你以為你套一個諾斯替神話的皮大家就認不出來了?(此條五毛記得刪括號)
結果萬萬沒想到它直接給翻譯成了Aeons。

四、《原神》:Aeons與伊斯塔露

雖然《星穹鐵道》提到的“旅途”、“旅途的盡頭”總是讓我幻視《原神》,但這麼直白反而給我整不會了——執政跟星神是同一個詞,我怎麼會做這樣的夢?
《絕區零》開場還是個鐵道(Railway)站,列車上寫著跟《星穹鐵道》的稱呼一樣的“開拓者”,而且我還夢到一個執政跑到《絕區零》去了,真是太可怕了。
什麼?不,不是七神,是原初法涅斯四個影子之一的伊斯塔露(Istaroth)。這位時間執政的早期神話原型伊南娜(Inanna)是烏魯克(Uruk)的守護神,曾經前往蘇美爾神話裡水神、智慧神恩基(Enki)的城市艾利都(Eridu)奪取了文明智識(me,或許可以翻譯成道、密,參考伊南娜的一個稱號“萬道之女王”the Queen of All Given Mes)。
艾利都,這詞是不是也很熟悉?
對,《絕區零》里人類僅存的城市,就叫新艾利都(New Eridu)。
這可不是什麼好地方。恩基在艾利都的神廟叫阿普蘇(E-abzu),意思是原始的海洋,或者說深淵……嗯,伊斯塔露從深淵奪取了某種力量讓她守護的文明興盛……?
話又說回來,這玩意在蘇美爾(Sumerian)和阿卡德(Akkadian)神話中實際上指冥界(Underworld)。有趣的是,冥界也是雅利洛和他妻子輪迴的去處,而“Underworld”這詞在《星穹鐵道》是貝洛伯格城地底“下層區”的翻譯……啊,真是可怕呢。
恩基本來是蘇美爾神話版諾亞方舟建立的引導者,希望保護人類免受洪水災難,他在艾利都的權柄卻被伊南娜去騙去偷襲,最後還認了這個大虧,實慘。想想《絕區零》預告中對新艾利都念叨的“欺騙”、“真相”,他們該不會把自己的守護神和提瓦特(Teyvat,希伯來語“方舟”的拉丁轉系拼寫)背刺了吧?

結語:樹海宇宙

好吧,雖說進行了一波狂想,但《絕區零》和《星穹鐵道》的貝洛伯格到底有沒有關係,《崩3》、《星穹》、《原神》和《絕區零》的亞空究竟有什麼關係,絕區零的新艾利都跟原神的伊斯塔露又有沒有關係,還都不好說。
《崩壞》宇宙的以太錨點、《絕區零》的以太資源和《原神》的地脈,看起來可以跟虛數之樹扯上關係,但米哈遊會不會、啥時候會把這些統合到樹海宇宙(指源自《崩壞3》世界觀的“虛數之樹”+“量子之海”多平行世界時空結構)的體系中,實在是個未知數。
本文也僅僅是開一個腦洞,大家切莫當真。你們要是對此有什麼想法呢也都可以在評論區討論,反正我概不負責。這裡是銀髮,泛二次元考據愛好者,關注我收聽更多胡扯~

致謝

  1. 低配芙蘭達
  2. Kiraboshi綺羅星
  3. AKL聯合特勤局
  4. Agilulfo1900
  5. 今天枯萎卡手了沒

參考

  • [1]Н. И. Толстой // Славянские древности: Этнолингвист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 в 5 т. / под общ. ред. Н. И. Толстого; Институт славяноведения РАН. — М. : Межд. отношения, 1995. — Т. 1: А (Август) — Г (Гусь). — С. 151. — ISBN 5-7133-0704-2.
  • [2]Johnson, Kenneth (1998). Slavic Sorcery : shamanic journey of initiation. St. Paul, MN: Llewellyn Publications. p. 89. ISBN 1-56718-374-3. OCLC 37725456.
  • [3]Leeming, David.From Olympus to Camelot: The World of European Mythology. New York,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p. 129.
  • [4]Kulišić, Špiro; Petrović, Petar Ž.; Pantelić, Nikola (1970). Serbian mythological dictionary. Belgrade: Nolit. pp. 28–29.
  • [5]賈利爾・杜斯特哈赫選. 阿維斯塔:瑣羅亞斯德教聖書[M]. 商務印書館, 2010.
  • [6]Symbolikon. Koliada[EB/OL]. (2020.04.18). [2022.05.14]. https://symbolikon.com/downloads/koliada-slavic/.
  • [7]Löffler, Klemens. "St. Otto."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Vol. 11.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1911. 28 Mar. 2013.
  • [8]Cross, F. L., ed.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article plenary indulgence.
  • [9]詹姆斯・R.路易斯, 伊芙琳・奧利弗. 天使大全[M]. 重慶出版社, 2010.
  • [10]張新樟. 《古代諾斯替主義經典文集》[J]. 世界宗教研究, 2018, No.170(02):47.
  • [11]約納斯, 張新樟. 諾斯替宗教:異鄉神的信息與基督教的開端[M]. 上海三聯書店, 2006.
  • [12]約安·P.庫里亞諾. 西方二元靈知論:歷史與神話[M].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9.
  • [13]榮格. 紅書[M]. 中央編譯出版社, 2013.
  • [14]Inanna: Lady of Love and War, Queen of Heaven and Earth, Morning and Evening Star", consulted 25 August 2007.
  • [15]Wolkstein, Diane; Kramer, Samuel Noah (1983). Inanna: Queen of Heaven and Earth: Her Stories and Hymns from Sumer. Harper & Row. ISBN 978-0-06-090854-6.
  • [16]Echlin, Kim (2015). Inanna: A New English Version. Penguin. p. 55. ISBN 978-0-14-319458-3.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1 3樓貓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