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登法环》剧情小说:黑刀之夜,蒙葛特的遥远回忆(贰)


3楼猫 发布时间:2022-08-04 08:39:09 作者:今天呆毛有点高 Language

【小黑盒独家首发,怪谈志番外篇VOL.3】

《艾尔登法环》剧情小说:夏玻利利现身!癫火阴谋的开始(壹)

即使生为与赐福无缘的恶兆之子,

蒙葛特仍愿意成为黄金树的守卫——

不是因为被爱,想要回馈,

而是他单纯希望去爱。

《艾尔登法环》剧情小说:黑刀之夜,蒙葛特的遥远回忆(贰)-第0张

@_Rashuu_

雪夜的罗德尔一片静谧,黄金树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被雪花折射开来,居然有几丝照进了阴冷潮湿的下水道。

一双手向那束光伸去,拼命想要触碰、抓住那束微光,但始终未能如愿,囚具将他牢牢的束缚在刑具之上,让他无法前进一步。自被囚禁于此,他再未见过那高耸的黄金树,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家族的试炼?他只能和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互相扶持,在下水道之中艰难生存。

在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后,他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孤独,除了自己的弟弟外,下水道之中还有很多有类似遭遇的人,他们有的身上长满硬角,有些则被锯掉了,并且隔断时间就会有新人被丢入下水道,被迫加入其中。他们大部分都是新生儿,如果前期熬不过去,很可能成为了米兰达花的养料,虽然自身难保,但他还是会选择尽可能的去帮助这些新生儿。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开始逐渐长大,在和弟弟以及朋友们的追逐中,他曾透过下水道微小缝隙瞥见过繁华的街道与熙熙攘攘的人群,通过那些飘进耳朵里的只言片语,他得知了世人对自己这个群体的称呼——恶兆之子。

原来这一切并非家族的试炼,而是抛弃,他们被扔在这暗无天日的下水道之中等待自生自灭,面对这残酷的真相,让他几近崩溃。

这个秘密,一定要对弟弟保守,这也是身为哥哥的责任,因为弟弟始终相信,有一天,会有人接他们出去!

然而事与愿违,这天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进入了下水道之中,朋友们立刻四散奔逃,但只有弟弟逆着人群走向了他们,他眼神中带着笑意:终于有人来接我们了吗?

他伸手想要拉住弟弟,但随即被士兵们拦下,他眼睁睁的看着弟弟被士兵们套上一副囚具,随着一阵金色的光芒,弟弟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伏在地上动弹不得,像濒死的野兽一样发出痛苦的哀嚎...

他愤怒了,双手发力挣脱了控制,并将周遭的士兵全部击倒,正当他冲向弟弟身边的士兵时,却被一记重击击飞,狠狠摔在了地上,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一双靴子随后猛地踩在了头上,让他难以动弹。

他自然不肯屈服,挣扎着想要继续反击,但随后便像弟弟那样再也动弹不得,嘴里只能发出悲惨的呜咽,因为他的身上也多了一副同样的囚具。

随着视线逐渐清晰,他看清了刚刚攻击他的人——他与其他士兵的打扮完全不同,穿的并非盔甲而是一幅厚重的围裙,肩扛双刀,头戴一副丑陋的面具,那模样,竟不止一次出现在自己的恶梦中!

“罗洛大人,除了这两只特别标记的外,其他恶兆之子已经逃入下水道网络之中,接下来怎么办?”一位身着同样服装但却未带面具的年轻人走上前问到。

“传我命令,一个不留!”被称为罗洛的人声音冷酷且不容质疑。

“但,罗洛大人...”年轻人显得有些迟疑,但还是坚持说了下去:托莉夏不是说他们能够被治愈?

“仔细看看周围吧,从古至今,这群骯脏的恶兆之子, 还有不曾切除畸角的恶鬼之子,就躲藏在这里,连空气都被玷污!最近,这些东西那令人作呕的叫声竟传至地面,意图玷污黄金树,这是何等的亵渎!所以,卡尔曼,狩猎这些恶兆之子,是吾等应尽的责任!”罗洛说的大义凛然。

“是,罗洛大人!”被称为卡尔曼的年轻人不再迟疑,领命后转身想走。

“对了,将他们身上的弯曲硬角一并切除,带回去。这些丑陋的角装在武器上能引发出血,也能引起哀号,用来点缀我们的狩猎,最合适不过了。”罗洛补充说道,那声音竟带着几分愉悦。

卡尔曼点点头,带领其他士兵向下水道深处走去,不久之后凄惨的叫声便通过四通八达的管道传到了这里...

他听着同伴的哀嚎,与弟弟空洞的眼神,攥紧了拳头,那怕手掌都被指甲深深扎了进去,却始终无法摆脱囚具的束缚。而这种惨叫声似乎触动了罗洛的某种神经,他走到两兄弟之间,对着虚空挥舞起了两把大刀,似乎那成了他的指挥棒,凄惨的哀嚎则成了被演奏的乐曲,仿佛他正指挥着自己的乐团演奏着最伟大的作品,但那乐章却要用恶兆之子们的生命来谱写!

随着哀嚎声逐渐微弱直到归于沉寂,下水道中的水也被染成了一条红色的小溪,从兄弟两人的身下汩汩流过!罗洛此时也停下手中的动作,收起了武器,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两兄弟听:

感谢流淌于体内的血统吧,哪怕身为恶兆之子!

随后他便和返回的军队一起离开了这里,只剩两兄弟依旧被束缚在地上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昏昏沉沉的噩梦之中,他一直被带着诡异笑脸面具的猎人追杀,直到跌落永无止境的悬崖...

猛然间惊醒,他大口喘着粗气,却发现眼前竟出现了一个女人,她面容姣好,正小心翼翼的包扎自己的伤口,因为在不久前的那场杀戮中,自己身上的硬角同样被切断带走了。他条件反射似的寻找弟弟的身影,发现他躺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另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正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他。

他不知对方意欲何为,本能的想起身反抗,但身上的伤却让他无法动弹,女人也按住他说道:

别动,我们不是敌人,您再挣扎下去,伤口会继续裂开的!

女人的声音有种天然的亲和力,让他从心底莫名产生了一种信任感,不由自主停止了挣扎。女人对他报以微笑,边包扎着他身上的其他伤口边解释说:

我叫托莉夏,是黄金树王城的调香师!您可能第一次见到我,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您,蒙葛特殿下!

蒙葛特?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原来自己是有名字的吗?似乎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名为托莉夏的调香师继续说道:

是的,蒙葛特,正是殿下的名字!蒙格,是您弟弟的名字,虽然直呼殿下的名字有损礼仪,但情况紧急,无法顾及那么多了。我只是想要您知道,您血液里流淌着的是黄金一族的血脉,代表着黄金树的荣耀。您和您兄弟身上长出的这些硬角,并非玷污的象征,而是生命之始熔炉残存的痕迹,在古代具有神圣意义,只不过如今的人们早已忘却...

这时远处的那位少年走了过来,提醒说道:老师,时间快到了!托莉夏点点头,说道:蒙葛特殿下,从今天起我将离开罗德尔,和同伴一起去寻找新的香药与花园,恶兆之子也好、混种也好,在未来的某天我们都会治愈的,那时候,所谓的玷污现象将不复存在。您也能重返地上,沐浴在黄金树的恩泽下,自由呼吸!

所以,请您不要怨恨黄金树,是它带给我们秩序与礼仪,若失去它一切将不复存在,终有一天,您的臣民会需要您,届时请您能守护他们,守护罗德尔!

说着她将围裙上装饰着的黄金树刺绣用力撕下,交到蒙葛特手中:我不求您能给我答案,您所承受的不公与苦难即便用我的性命来偿还也微不足道,我只希望您能记住我的话,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您能继承黄金一族的荣誉与责任。

托莉夏说的眼含热泪,最终不舍的起身,对身边的那位少年说道:老师今后无法再传授你医术,这把慈悲短剑,就当临别的礼物吧!你也赶快离开此地,罗德尔已无咱们师徒二人的容身之所。

少年接过短剑,声音同样哽咽起来:老师,我...我想跟你们一起走!

托莉夏说道:不,调香师不是你该选择的道路!说着她拿出一个白色木制面具戴在了少年脸上:哭泣,是弱者的表现!强者,应该隐藏自己的情绪!从今天起,你将是战场医师,记住了吗?

“白面具”梵雷!

《艾尔登法环》剧情小说:黑刀之夜,蒙葛特的遥远回忆(贰)-第1张

@jiatingyue


《艾尔登法环》剧情小说:黑刀之夜,蒙葛特的遥远回忆(贰)-第2张

@Comput_ART

《艾尔登法环》剧情小说:黑刀之夜,蒙葛特的遥远回忆(贰)-第3张

@Long__22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2022 3楼猫 下载APP 站点地图 广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