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我見證了ta太多次的死亡|另一個伊甸 : 超越時空的貓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8-04 16:23:12 作者:阿努卡班 Language

【同人創作】兩界之呼喚與永世的陪伴者 番外 魔笛傳說 結
被符光帶出了日之國,桔梗不解地問,“為什麼要把我拉出來,大祭司也好,夜女王也好,他們對權力的追逐與我無關,可被抓走的公主是無辜的!她有選擇的權力,選擇和自己的母親在一起還是另外找一個地方與世隔絕。而我的責任是給公主這個選擇的權力。”

“那個,其實……”符光剛想說的話被旁邊的人打斷了。
“誒,小夥子,你有沒有找到我的愛人啊?”那個老婆婆這樣問道。
“老婆婆你快跑吧,這裡即將成為戰場了。”桔梗勸道。
“我不找到我的愛人是不會走的,你知道他在哪嗎?”
“這個等一會兒再說,我們現在正要去救人,沒空陪你,好嗎?”
“我的愛人,你知道的,他就是那個,叫什麼來著的。”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快讓開,我現在要救人。”
“他被蛇逼到了絕路,所以他就把自己化成了蛇,然後他就燒起來了。”
“你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要是你再不讓我過去,我就要動手了。”
“他說如果要和絕望作鬥,只有自己成為絕望本身才能獲得勝利。”
這句話似乎觸動了桔梗腦海深處被封印著的記憶。“你說什麼,你從哪聽到的這句話?”
“我的愛人。”
“你的愛人…叫什麼?”
“呃……這……桔梗.”
“你不要亂說啊,我不認識你。”
“我也不認識你啊。”
“可我就是桔梗。”
“你不是桔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是桔梗……那我到底是誰?”
“呃……也許有人與你同名,現在我們沒有時間猶豫了,不然到頭來誰都沒法拯救。”符光在這個時候插話。
“你不是桔梗……你不是桔梗……”老婆婆失神地說著,後退了幾步,朝反方向快步離開了。
一直看著老婆婆的身影消失,桔梗才回過神來。“該走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把公主救出來。”桔梗自言自語一般。剛想向日之國去,卻聽見了足以撼動森林的聲音。
“日之國的子民嗎,今天是我們與夜女王開戰的日子,那個心腸歹毒的女人居然誣陷我搶走了她的女兒並因此派不知情的刺客來殺我。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夜女王沒有子嗣,也沒有****。現在,她的計劃失敗了,我們日之國的人怎麼能忍受這種侮辱!敲響戰鼓,讓夜女王的人見識見識,日之國的強大,然後,取回我們的月亮!”
“取回月亮,打到夜女王!”
桔梗頓時轉過身,抓起符光的衣領,“你說的……都是假的?回答我!”
“哎呀哎呀,我承認,夜女王沒有女兒。這個懷錶擁有魔法,它回顯現出看見的人心中最想見到的人的樣子。只是,我沒想到,你們竟然……”
又沒等符光說完,桔梗便將他扔在地上,“不好,剛才那個老婆婆……得去保護她。”
符光揉了揉疼痛的屁股,看著桔梗離開,嘆了口氣,起身跟上。
金鐵交鳴之聲已經傳遍了整個林子,桔梗一邊跑一邊喊,可這樣的行為只會為他招來兩國的士兵。陷入包圍圈的桔梗退無可退,眼看就要被武器傷到,那個向桔梗攻擊的士兵卻倒在了地上。
“你快去找那個老婆婆,我來幫你清理掉攻擊你的人。”符光趕到桔梗身邊,收著手指,雙手各夾著三個圓柱體。
“交給你了。”桔梗留下信任的眼神,便衝向更深處的森林。
符光不斷地將手中的圓柱體甩出,落到目標身上便會爆炸的圓柱體彷彿無窮無盡。符光每一次翻手就會有新的圓柱體出現在他的手中。有著這樣火力的武器,倒是沒有人能靠近他們二人。
桔梗一路找尋,直至黑夜與白天的交界處,他發現了那個老婆婆。
身處黑夜中的老婆婆慌亂地躲閃著月之國士兵的攻擊,斗篷因大幅度的晃動掉了下來。
在月光下,她頭上的新月型髮髻是那麼熠熠生輝。
好似有強烈的電流在他的頭腦中衝撞,他看著眼前人,喊出了那個名字。
她此刻正好轉過身,看到了在太陽的照耀下,他藍色的皮膚,紅色的角,與遙遠記憶中相符的健碩模樣。
“桔梗!”
“吉爾德納哥哥!”
為時已晚,下一刻,她便倒在了血泊中。
“不!”
吉爾德納抑制不住自己心中噴湧而出的絕望情感,他的身體隆起,背後雙翼展開,面目變得充滿暴虐——他變成了魔獸的樣子。
他的憤怒,將白天與黑夜的交界的這片林子,整個夷為平地。
今日參與國戰的兩國士兵,無一人生還。
吉爾德納好像冷靜了下來,落在之前桔梗倒下來的地方,無言地站著。
“這是你想要的結果?”符光出現在他的身後。
“我沒有拯救任何人。”
“這是事實,也不是事實。”
“你……到底是誰?”
“我只是一個神父,一個見證者,見證兩個國家滅亡的觀測者,見證你們失敗的引路人。”
“我知道,我都想起來了,這次,是第幾次了?”
“第11035次。”

“只需要吹響魔笛,一切就能回覆原貌,她也不必因我的疏忽死去。”
“每一次,你們都這麼說。吉爾德納也好,桔梗也好。上一次,你為了桔梗不被黑夜的化身魔蛇阿佩普吞噬,便化作了魔獸的樣子,殺死了黑夜。而這次,你又因為晚來一步,讓她被士兵殺死。每一次,你們都沒有辦法拯救因上次吹響魔笛而失去壽命衰老的對方。”符光頓了頓,“但你們每次都願意為了對方選擇吹響魔笛。”
“這不是逃避,而是我們相信,對方一定能做到。”
“你們已經失敗11035次了。”
“我相信她,就像她相信我一樣。”
清脆的笛聲裹脅著淒涼的曲調,再次響徹在這個世界。“
……
……
在月光下,她頭上的新月型髮髻是那麼熠熠生輝。
好似有強烈的電流在他的頭腦中衝撞,他看著眼前人,喊出了那個名字。
她此刻正好轉過身,看到了在太陽的照耀下,他藍色的皮膚,紅色的角,與遙遠記憶中相符的健碩模樣。
“桔梗!”
“吉爾德納哥哥!”
吉爾德納在這一瞬間想起了一切,他向前伸出手,將腰間的魔笛拋飛,擋住了那個士兵的攻擊。與此同時,“扭轉!”他大喊,想再次落下刀的士兵手一軟,讓武器落在了地上。趕到的吉爾德納飛身一腳將那士兵踹翻。
擁抱著懷中愛人蒼老的身軀,他們吻在一起。
四周的光景在離他們遠去。再次抬頭時,他們已站在雲層之上。
“恭喜你們,第11037次,你們成功了。”符光在他們身前,面帶笑容。“我不會再難為你們,你們可以離開了。”
“可是,魔笛……”
“魔笛被損壞了,已經不能再使用了。”
“很抱歉,弄壞了你好不容易為我取來的魔笛。”吉爾德納對桔梗說。
桔梗搖了搖頭,用蒼老的聲音說:“沒事,你沒事就好了。”
符光嘆了口氣,“這樣吧,你們是這麼多年來唯一完成我的試煉的人,作為獎勵,我可以讓你們恢復原貌,將魔笛贈與你們。但是,我會收回你們在這11037次的記憶,如何?”
“謝謝。”吉爾德納說。
“你一定會找到屬於你的幸福的。”桔梗這樣說。
他們握緊了對方的手,從雲層中落下,消失不見。
“好啦,故事看到了,我也應該回去了,再見了,我的殘念。”符光對著開始支離破碎的世界告別,與這個世界一同回到了本應回到的地方。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2 3樓貓 下載APP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