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CSGO同人文《教練我想學白給》【7/8號日常更新16~19】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7-08 18:22:52 作者:Land親 Language

前言:開局的15章已經順利放出,現階段是平緩更新模式。

我本人的工作節奏是,早上存稿,通常是存6K~8K左右,下午編輯放稿,一般放2~3章 ,隨緣加更~

寄語:閱讀愉快,祝大夥事事順利!

評論區友善討論~任何問題我都會看,謝謝昨天指出我放錯章節的哥們,鞠躬

新來的小夥伴之前的章節點開我的主頁可以看到~


16.記住了但是沒完全記住

周浩浩在早上起床收到陳佳楠的短信之後,網吧都來不及去開門就匆匆忙忙的帶了早飯過來接他親愛楠哥。

他本來還在納悶呢,為什麼楠哥要帶三份早飯,可是當週浩浩看見陳佳楠帶著兩個秀色可餐的女孩子一左一右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一個東方宴他是認識的,他早就猜到了和陳佳楠關係不一般可是沒想到不一般到了這個境界,另一個扎著雙馬尾一臉親暱和陳佳楠有說有笑的小蘿莉周浩浩則第一次看到。

左邊御姐右邊蘿莉,人世間最美好的事物楠哥都已經有了,女人緣好,遊戲還不差,為什麼同樣生而為人差距怎麼那麼大呢?

周浩浩看著自己一身的肥膘靠在車的邊上一副懷疑人生的表情,全然沒有看到朝他走來的陳佳楠等人。

“浩浩你在發什麼呆呢?”

陳佳楠看到周浩浩靠在車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免暗暗好笑。

這小子不會想歪了吧?

“沒沒...”

周浩浩看到眼前的陳佳楠內心的崇拜更加深刻了,已經要和楠哥好好學怎麼泡女人,打遊戲然後走上人生巔峰!

周浩浩在心裡暗暗發誓。

我一定要!

“東方宴我就不介紹了,這位我給你介紹一下。”

陳佳楠勾在周浩浩的背上附在周浩浩的耳邊指了指村上玲瓏輕聲說道。

“這位啊,是我遠房表妹。”

啊啊啊??

周浩浩在聽到陳佳楠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和打了雞血一樣,楠哥你可務必要為我著想啊,以後我們親上加親!!!你就是我的大舅子!

陳佳楠拍了拍周浩浩的肩膀,把那兩個人安置在後座以後,自己坐到了副駕駛。

與此同時,北海大CSGO部訓練室內。

五個人坐在電腦前在做完了昨天東方宴給完的2000個BOT定點瞄準練習以後,打起了死亡競賽練槍。

一切看起來很平靜,但是在這看起來安穩的氣氛之下,藏著不少的暗流。

有的人在經歷了這兩天發生的事之後已經按奈不住了。

“趙哥,怎麼辦?”

怎麼辦?

說出這句話的是一個叫作徐妄的男子,作為隊裡最沉默寡言的人在經歷了昨天的事情後終於受不了這種冷落的氣氛,說出了第一句話。

“等東方宴來。”

趙銘的語氣格外平靜在仔細的思索了之後又補充了一句。

“陳佳楠也會來。”

“陳佳楠?”

坐在角落一直在認真打槍的一個健碩寸頭男子在聽到趙銘還在期望著陳佳楠來救場之後,發出了一聲不屑的鼻息,摘掉耳機就開始指著趙銘開始大吼大叫。

“昨天下午他就已經跑了,他不過就是一個膽小鬼,要幫我們早就來幫我們了,磨磨唧唧的和個娘們一樣,還有你,趙銘,你別再指望別人了,你TM有空去等那**陳佳楠來你還不如他媽現在多打打槍找找狀態!”

草?

“胡鳴鳴你他媽...”

坐在角落裡一直在玩手機的阿海終於忍不住了。

趙銘一直在學校裡很照顧他,他也一直把趙銘當作哥哥一樣對待,如今這四肢簡單頭腦發達的二愣子居然對趙銘惡語相向,這讓他再也忍不住,站了出來擋在了胡鳴鳴的面前。

“草,阿海老子早就看你這條舔狗不爽了,你今天他孃的看我不弄死你!”

胡鳴鳴直接起身,揪住了阿海的領子,阿海身體瘦弱哪是那胡鳴鳴的對手,一下子就被撂倒在了地上。

“我草?”

趙銘看到胡鳴鳴把阿海摔在地上,整個人頓時火冒三丈剛想動手和這隻有肌肉沒有腦子的二愣子拼個你死我活,門口卻傳來了東方宴的大聲訓斥

“都給我住手!”

東方宴聽到裡面的異樣趕緊推開了訓練室的門,狠狠的瞪了趙銘和胡鳴鳴一眼,趕緊扶起了倒在地上的阿海。

“阿海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

阿海連忙說道,生怕東方宴怪罪下來,到時候事情查起來他們一個都吃不了兜著走。

“嘖,真是精彩。”

陳佳楠雙手插在兜裡緩緩地踱步走了進來。

“陳佳楠?!”

趙銘在看到陳佳楠的時候剛才整個人的怒火都像是被一盆冷水熄滅了,言語之中帶著些許的欣喜。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

趙銘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儘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生怕陳佳楠發現他的欣喜,臉色微微有點泛紅。

不是?你一大老爺們對我迷之臉紅我真的有點害怕啊都。

看到趙銘的反應陳佳楠一整個直接無語住了,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昨天出了點事。”

胡鳴鳴不知道怎麼的對陳佳楠似乎頗為忌憚,神色之中帶著些許的緊張,剛才囂張的樣子一掃而空。

胡鳴鳴。

就是現在眼前的這個原本很凶現在一臉慫樣的壯漢。

趙銘。

就是被自己虐過的那二貨。

阿海。

東方宴邊上的那個瘦弱男孩。

徐妄。

從剛才出事開始就躲在一邊瑟瑟發抖不敢說話的慫包。

陳佳楠在腦海裡對這四個人都有了一個初步的評判,卻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仔細的回憶了一下卻意識到了問題的不對。

這隊伍不是有五個人嗎?!

怎麼現在就只有TM四個?

自己雖然腦子沒以前好使了,但是昨天晚上看過他們的個人資料至少名字自己絕對是記得的,可是現在為什麼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你們隊不是還有一個人麼?叫什麼名字?在哪啊,今天沒來嗎?”

趙銘在聽到陳佳楠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不止是趙銘,徐妄,阿海,胡鳴鳴乃至東方宴也全部被陳佳楠的這個犀利的問題給震撼到了。

“我在這。”

陳佳楠尋聲望去才發現自己前面的電腦桌上原本趴著一個人在睡覺。

那少年似乎剛被陳佳楠他們吵醒,頭髮亂哄哄的穿件一件白色素T,眼袋浮腫,還有兩個深深的黑眼圈。

“我叫吳秦玉,很高興認識你。”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疲倦的笑,隨後等不及陳佳楠說什麼就重新趴在桌子上睡了起來。

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困死鬼投胎?

陳佳楠剛想叫一下他的名字,但是想了半天卻想不起來。

“不是,他叫什麼?”

陳佳楠臉色僵硬的看著眾人,眾人皆是搖頭說不知道。

“你再看一遍我昨天給你的個人資料。”

東方宴提醒到。

對哦。

陳佳楠趕忙翻開了資料,看到吳秦玉這三個字整個都舒坦了,對對對就是這個,自己腦袋裡缺少的那塊記憶就是這個!

“不是你們的表現怎麼都那麼奇怪,我不就問個名字麼?”

陳佳楠望著周圍神色怪異的幾人,一時之間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陳佳楠,我問你啊,他叫什麼名字?”

趙銘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當我弱智啊我怎麼會不知道?”

“那你說。”

趙銘小聲嘀咕到。

“他叫...”

陳佳楠的腦海裡突然再次斷篇,感覺那個名字就在嘴邊自己剛才才看到一遍怎麼這麼快就忘了?

我艹?

我的大腦出BUG了?


17.鐵血幽靈吳秦玉

如果個世界上如果有不存在的事情,那麼一定有三件,第一件是讓陳佳楠女裝,第二件就是讓每年的二月有三十天,第三件則是有人能第一次見面就記住吳秦玉的名字。

從一本正經的角度來看,顯然這三件事除了女裝以外都是絕對不可能存在的。

關於吳秦玉的傳奇,要從東方宴接手CSGO社開始。

東方宴剛剛接手CSGO社的時候,校長開玩笑告訴他,CSGO社裡有一個看不到的幽靈,東方宴本來以為校長說著玩的,就沒有在意。

做事一向從不拖拉的東方宴當晚就去了訓練室,她本以為那件塵封已久的教室會是滿是灰塵的破敗模樣,可是打開那扇緊閉的大門,裡面的一切都是出乎她意料的是乾淨。

她也沒有多想畢竟學校裡應該也是有保潔阿姨的,作為工作狂的她,當即就開始伏案碼起了第二天徵集新社員的文案。

唯一讓她感覺很奇怪的一點就是,她一直感覺有什麼人在背後看著她,可是環視四周怎麼也找不到人,於是乎用自己太累了的錯覺這個理由把自己搪塞了過去。

憑藉著東方宴的人格魅力和美女特權,那天來面試的人把整個訓練室從裡面到外面圍了一個幾乎水洩不通。

有會玩的,有不會的,有衝著親近北海大校花來的,還有的只是純粹來湊熱鬧的。

東方宴也沒想到就居然人會多到那麼誇張,這讓她有點應付不過來,東方宴原本的設想是一個一個單挑看看實力,但是眼前這空前絕後的人數,恐怕她累死都面不完。

而這個時候整個吵鬧的訓練室裡,響起了一個聲音。

“我幫你吧。”

東方宴尋聲望過去才發現自己的背後站了一個一臉萎靡不振頭髮亂糟糟的穿著白T的男子。

帶著胡茬的消瘦臉龐上掛著一個不符合他氣質的爽朗笑容。

東方宴在聽完他的介紹才知道他叫吳秦玉。

“你怎麼知道我打算一個一個單挑?”

東方宴雖然現在接受了他的存在但是自己的心裡還是有諸多疑問。

比如說你是什麼時候站在我背後的,你怎麼知道我要幹什麼,為什麼昨天我沒有看見你之類。

“昨天我一直都在訓練室裡啊。”

吳秦玉在說完這句話後東方宴整個人都僵住了。

一直在?

一直?

東方宴昨天在訓練室裡通宵趕文案,沒有看到他啊?!

這傢伙肯定是偷看了我的文案然後現在找個理由搪塞我。

東方宴如此這般的想,於是就沒有深究。

在場的所有人在看到吳秦玉的時候都驚了。

因為在這這麼久,這麼多人居然到現在才注意到吳秦玉的存在?!在吳秦玉說話前誰都沒有注意到東方宴後面站著一個大活人。

有不少聽過吳秦玉傳聞的看戲者,皆是忌憚吳秦玉,走了一大半,在經過了篩選之後就只剩下了二十多個人和吳秦玉單挑。

單挑的地圖選擇了創意工坊的一張1V1圖,這張圖非常的簡潔,兩排木箱中間是空曠地帶,然後T和CT就以箱子作為掩體互相對槍。

可以說是純粹的比身法和槍法了,和陳佳楠那種比殘局能力的1V1更顯得直接和傳統。

畢竟無論你別的能力再怎麼好,槍法永遠都是放在第一位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吳秦玉的槍法給震撼到了。

用最貼切的形容來講,吳秦玉,更像是一個幽靈。

一個輕描淡寫就能收割掉你那在他眼裡如同風中殘燭一般生命的冷血幽靈!

東方宴也看呆了。

技術是一個方面,但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方面。

東方宴要招人。

然後你給東方宴要招的人全打跑了。

那東方宴招個屁啊!

吳秦玉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細細琢磨之中,留下了趙銘阿海等人。

東方宴到現在都不知道吳秦玉的選人標準是什麼,她本來挺狐疑的,不過在自己親自測試完他們的綜合實力都基本達標後,就沒有深究。

只是那天被吳秦玉所擊敗的人回去之後,都忘記了自己到底被什麼人血虐,只記得自己一露面就被爆頭,一露面就被爆頭....至於是誰虐了自己,他們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於是CSGO社裡原本快被人遺忘的冷血幽靈傳說,再次傳遍了整個學校。


18.君子報仇要先握手言和

吳秦玉的存在感薄弱的問題,東方宴他們早就意識到了,可以說這傢伙是一種,只要他自己不主動和你說話,你甚至都不可能發現他的一種存在。

這一點吳秦玉自己也明白。

自己從小就極不合群,初中的時候甚至因為性格極其孤僻,成了同學口中的怪小孩,自閉症。甚至藉此一起排擠他,吳秦玉對此也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因為在他眼裡,能省去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交往和處理對於他來講也無不是一種幸運。

從小到大他的玩伴就不多,唯一比較關係好的就是曾經一起打過青少年杯的隊長,據說這傢伙去了諸光工業,也很多年沒有聯繫了。

吳秦玉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可以還是不免會有些落寞,畢竟嘴上說著習慣了,更多的還是無奈。

可是今天卻不一樣了。

居然有一個第一次主動的發現了自己的存在?

吳秦玉吳秦玉吳秦玉...

陳佳楠在心裡默默唸了幾遍吳秦玉的名字之後,望著那陷入回憶的吳秦玉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我叫陳佳楠,很高興認識你。”

吳秦玉看著陳佳楠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絲錯愕。

陳佳楠在說完那句話之後停頓了兩秒補充道。

“吳秦玉。”

在說完這三個字之後周圍的氣氛變的死一樣寂靜,就連東方宴也愣住了。

陳佳楠第一次見面就記住了他的名字?

我沒有做夢吧?

雖然陳佳楠一直都是一個可以給人造成各種出人意料的意外的人,但是東方宴依舊感覺這一切都不真切。

不止是東方宴,趙銘等人皆是瞪大了眼珠看見叫出吳秦玉名字的陳佳楠一個一個皆是面色驚異。

這陳佳楠居然記住了吳秦玉的名字?

我們花了幾天的事情他幾分鐘就做到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

他們本來在陳佳楠身上貼的標籤是,打CSGO很厲害,現在又多了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敬畏和神祕感。

“你們怎麼了?”

陳佳楠看著周圍面色差異的眾人不由的露出了一個疑惑的笑容。

“沒什麼。”

陳佳楠緩緩的走上黑板前面的講臺,結束了這場在他眼裡極為無聊的玩鬧。

“好,沒什麼就好,你們全都給我坐好。”

陳佳楠的神情嚴肅,在座眾人在經歷了前幾天的單挑風波後,他們對陳佳楠再也不敢小看。就連剛剛還差點扭打起來的三人,此刻也正襟危坐。

東方宴看著陳佳楠的眼神變得迷離了起來。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陳佳楠居然就用了區區幾天就讓這這五個人心生敬畏,雖然這傢伙總是能輕易做到別人覺得很難的事情,但是這次的表現實在是超出了她的預期太多。

陳佳楠全然沒有注意到東方宴的目光,反倒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臺下,打算給這群不懂事的小孩先上一課怎麼做人。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都在意我的身份。”

陳佳楠臉上露出了一個神祕的微笑。

臺下眾人在聽到陳佳楠說要表明身份,一個一個都神情興奮,畢竟這是他們最好奇的事情之一。

“我叫陳佳楠,我的身份,就是你們以後的教練。”

我艹,你這不是玩我們嗎?

胡鳴鳴在聽到陳佳楠說要表明身份的時候,整個人還興奮了一下,但是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是虛晃一槍!

陳佳楠看著胡鳴鳴失望的神情,頗為滿意,因為他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我知道你們很好奇我的過去,但是這重要嗎?”

陳佳楠講完這句話之後頓了頓,清咳兩聲,目光變得凌厲了起來。

“首先,我們聚集在這裡,不是為了什麼狗屁過去,無論你的過去多成功,亦或是多麼的狗屎,那都是過去。過去是什麼?過去不過就是被被留在那個所謂昨天裡沒用的垃圾。我們不要過去,我們要的是親手開闢自己,開闢北海大的未來,我們如今能夠聚在這裡,能夠在這同一片屋簷下奮鬥,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明白,我們的心中,是有一團火的。”

陳佳楠的語氣略顯高昂,說到激動之處用手指抵住了自己的胸前。

東方宴也沒有想到陳佳楠第一天的陳詞會如此的慷慨激昂,下面眾人包括那性情冷淡的吳秦玉在內,一個一個都重新燃起了鬥志,目光火熱。

“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教會你們一件事。”

陳佳楠語氣變得冷淡了下來,目光凌厲如故的掃視著剛惹事的胡鳴鳴,趙銘兩人,這讓他們兩個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因為剛才鬧的最凶的就是這兩人,兩個人神色慌張的互相望了一眼,楞了一下,心中幾乎是同時蹦出了一句話。

你TM也會害怕?!

“這件事我不追究,但是從今以後請你們記住,無論以後生活中或者遊戲中有什麼矛盾,你們如果再這樣...”陳佳楠剛想說出把你們碎屍萬段幾個字,胡鳴鳴卻求生欲極強的開口了,主動服了這個軟。

“趙銘啊,不好意思,哥們我也是一時衝動!”

趙銘楞了楞,看到胡鳴鳴那擠眉弄眼的神情時,馬上就明白了過來。

“沒事沒事,我也有點。”

這讓陳佳楠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可是他們明白,胡鳴鳴和趙銘其實誰都沒有服氣,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眼下還是保命要緊。

“很好,孺子可教。”

陳佳楠輕聲說道,隨後話鋒一轉。

“那麼,訓練開始。”


19.能躺誰C啊

陳佳楠其實昨天看他們數據的時候就想到了一萬種他們有多菜,可是在看他們的操作以後,才明白自己還是太年輕了低估了這樁差事的難度。

這何止是菜!這簡直是菜園子給菜開門,菜到家了!

他從來沒見過一支半職業隊伍,打天梯居然打得如此吃力,甚至是被路人狠狠的碾壓了上半場!

陳佳楠的頭已經搖得像是撥浪鼓,他已經後悔了剛才的激情言論,不知道現在跑路還來不來得及。

團隊裡原本的定位他算是看的比較透徹了。

阿海打的是輔助位,槍法一般,但是對於投擲來講,還是比較運用恰當的。

胡鳴鳴脾氣躁槍剛莽夫突破手,在很多僵持的局勢下能站出來打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大膽操作還算不錯。

趙銘則是一直作為一個補槍位,但是效率很高,不會出現那種自己家的突破手被秒了對面殘血沒人補槍的情況。

吳秦玉總是神出鬼沒在偷人,每把都能打出人數優勢,大膽的架點,不怕死的走位,總是能給對面切刀走路的人一個驚喜,陳佳楠對此表示也是汗顏,存在感低的BUFF不知道為什麼帶進了遊戲裡。

最讓陳佳楠看傻了的就是,徐妄,雖然人長的猥瑣了一點非常的慫,居然遊戲裡也如出一轍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老陰B?

幾乎把把都會蹲在陰人位,專門挑對面側身和背身打,每天就喜歡各種繞屁股,大菠蘿,連狙電JI槍內格夫幾乎樣樣精通,雖然槍法很菜但是足夠噁心人。

陳佳楠其實不算討厭這種人,但是比賽之中用這種手段,未免會遭人說閒話。

照理說他們的這種打法應該不會出現那麼大的問題,可是他們的配合和交流上真的是讓人無語。

很多時候該報點不報,該抱團的時候出去浪,一個一個都在以自我核心來打,說實話這種在一個隊伍之中,是最為忌諱的。

在對於地圖的理解上面也不算深刻,很多失誤更是讓陳佳楠大跌眼鏡。

比如說前壓荒漠迷城下水道的rush閃由於太心急閃到自己導致全白捂著臉被對面五個人手槍點死送了一把長槍讓對面ECO翻盤。

再比如說是荒漠迷城作為進攻方交流有誤爆彈戰術總會哪裡漏封煙之類的,簡直就是家常便飯,雖然職業選手也會有失誤但是這個失誤率未免太太高了。

優勢的對局更是一個一個出去浪,葫蘆娃救爺爺那般,對面明明只是想保個槍的,卻被迫五殺之類的弱智失誤更是多如牛毛。

陳佳楠看破不說破,讓他們隨意發揮自己的目的是看到他們每個人的能力,自身的短處暴露的越多,比賽中的能改的地方就越多。

索性的是上半場大劣勢以後趙銘開始指揮,調整戰術,好幾次站了出來拿下關鍵殘局,最後追平,甚至反超,卻被對面幾波rush打成經濟重置,連連eco兩把,強起之後卻又輸掉一局,比賽進入白熱化。

最後一局大劣勢14:15。

趙銘他們15分對面14分。

由於之前一直被壓著打經濟很不好,最後一局的積蓄也只夠配一些投擲物和短槍,在職業比賽中,往往這種場面都非常看重指揮的實力,能不能利用投擲物來彌補槍械劣勢。

而這北海大,根本就沒有指揮,臨時擔起這個膽子的人是趙銘。

趙銘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

他的處理非常巧妙,自己用光了身上的所有的錢起了全甲車王,隊友則是手槍投擲拉滿,讓胡鳴鳴帶著沙鷹在VIP裡直架中路。

陳佳楠一開始還以為這趙銘就是個有勇無謀的匹夫,因為這樣的中路幹拉無異於找死。

但是他沒想到趙銘卻在半路中問在A包點的徐妄要了兩顆中路前頂閃光。

這兩顆關鍵閃光讓對面兩個想要控制中路的匪全程沒有睜開眼,被趙銘順利斬獲雙殺!

陳佳楠在後面看得直呼精彩,可是趙銘的思路並沒有止步於這,而是像是水到渠成一般繼續延展了下去。

他料想到了對面會有人從下水道補槍,幾乎是猶豫都沒猶豫撿了槍就躲在了沙袋的最左側匪口打不到的位置反架住了下水道,就在他的準心剛放上去幾秒後,下水道的補位匪徒就拉了出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趙銘的動作居然如此之快,他剛出來的時候預瞄點還放在左側靠近匪口,出來才看見了藏在另一邊的趙銘。

可是他沒有調整的機會,在他的槍拉到一半的時候趙銘就終結了他的生命,這一波的趙銘槍法上沒有出現任何失誤,再斬一個人頭!

對面補到中路的匪已經拿足了趙銘的位置信息,趕忙想把趙銘這個讓他們頭疼的點位清掉,而正是這份著急害死了他,從頭到尾都在盯著沙袋趙銘的他全然沒有意識到,VIP裡,還全程藏了一個胡鳴鳴。

胡鳴鳴也是隊裡的槍男,不僅拳頭硬打槍更硬!一發清脆利落的爆頭就把他永遠的留在了去清理趙銘的路上,開局三十秒,局面已經一邊倒。

看到這陳佳楠直呼精彩,不僅放下了自己的跑路計劃,並且已經有了一個訓練思路,趙銘身上有著極佳的指揮潛質,在發揮自己思路的同時能夠帶動全隊完全戰術,而且最為關鍵的一點,趙銘有著樂於嘗試並且承擔風險的能力,這是作為一個指揮最重要的一點。

風險和收益是相對的,風險多大,收益就有多大,這一局中對面如果架遠點沒有被白,或者對面捂著臉把趙銘打死了,那無疑這一把比賽基本就GG了,因為隊裡唯一的一把車王在車手上。

而趙銘能頂著輸掉比賽的風險完成了這個前壓,這種大心臟是作為一個指揮而言必要的特質之一。

“GLHF。”

Good luck and have fun,CSGO遊戲尊重對手的敬語,類似於GG(good game),但是在CS中GLHF用的比較多。

趙銘在公屏上打出了這四個字之後,心情不由的舒暢。

這也是他第一次嘗試指揮隊友,甚至緊張的手都出汗了,他原本就是隊伍裡渾水摸魚的角色之一,大家去哪他去哪,但是自從陳佳楠來了以後,他卻第一次萌生了想證明自己的想法。

他一點都不想在陳佳楠的面前丟臉,他一點都不想輸。在嘗試了指揮帶動全隊幾回合後,他愛上了這種感覺,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在指揮的時候,胡鳴鳴這種叛逆小子居然也乖乖聽了他的話,這讓他頗為開心,因為他明白這是一種信任的表現。

趙銘望著自己因為興奮而止不住顫抖的雙手,第一次感覺到了滿足。

#我在黑盒寫小說#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2 3樓貓 下載APP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