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瑄•群鳥篇】賞析|時空中的繪旅人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6-24 01:11:36 作者:洸為什麼一直穿拖鞋 Language

首先,就像喜歡項羽的司馬遷要在項羽本紀裡不停批評項羽一樣,由於我過於喜歡葉瑄及本篇所以我會在接下來的文章中對葉瑄與相關文案做出批評以及其他客觀敘述。
如果不批評我根本沒辦法做出冷靜的敘述,因為整體上太好了。


第一點,小畫家的視角。
這點是整條線讓人最無法接受的,玩家與代入角色之間的矛盾。葉瑄與707之間的對話明確指出了不要小畫家知道,但是作為玩家的我們還是知道了,明知道小畫家知道了會極其自責與難過,但是還是讓作為小畫家的玩家知道了,並且在之後的劇情中還要讓玩家代入角色呈現一種不知道葉瑄與707之間達成交易的狀態。那有沒有想過玩家的感受?而且,在雙方交流中,又出現了類似於司嵐線裡的“信息空白”——是的,為什麼葉瑄不能親自來?(當然後來我自己理解了一下,應該是葉瑄擔心自己暴露在帝國的監視中,從而使得自己與小畫家都處在危險之中)這個葉瑄實在是太像神了,但不是一神教的神,而是類似於古希臘神話多神教裡的與人相似的神,為了自己的慾望,願意冒險且不惜一切手段,同時還十分高明——葉瑄的目的就是,絕對不能讓帝國知道小畫家的存在,為了達成這個目的,讓小畫家涉險也罷(作為本體的葉瑄完全拿捏了707不會傷害小畫家,所以此處涉險存疑)與帝國創造者司嵐達成了奇怪的交易也罷,只要能讓自己與小畫家在一起,可以不惜一切。
這讓我們見到了葉瑄原始的一面,他從來不是仁慈的神,他是曾經第七城邦的勝利之象徵,他驕傲以至於傲慢,唯獨對於小畫家會敞開心扉。
當然這個伏筆在這條線一開頭就給我們了,葉瑄會不擇手段去維護小畫家和他之間這段來之不易的情感。所以除了視角問題,我沒有任何指責——畢竟在葉塞大陸就知道,葉瑄只會對小畫家仁慈。

第二點,記憶是否是情感的載體。
群鳥篇很強調“原始記憶”,即個人“經驗”,篇目透露的主旨就是,只有兩個人之間有共同記憶與經歷的維持,並且彼此相愛,才能算是“愛”。所以,小畫家不會愛上這個與葉瑄一模一樣的707,因為兩個人沒有真正的共同記憶。就算707移植了葉瑄與小畫家所有的記憶,他也不是“葉瑄”本人,因為這不是不是直接經驗,而是間接經驗。
但是,為什麼707會一眼就知道小畫家是特殊的呢?這其實是***了,即使是贗品的707,他也會一下子發現小畫家對於自己而言是特殊的,所以葉瑄也敢涉險引導小畫家去方舟世界。
此處就有所矛盾,但可以解釋——因為小畫家有他所不具備的東西,即豐富的社會歷練。而方舟沒有人像小畫家一樣能有這麼豐富的經驗了,而707嚮往的就是這種真實的、美好的、豐富的經歷,所以才會愛聽故事。
不然這種強烈的宿命感與實踐感相互違背了,雖然宿命感很浪漫,但是我覺得不需要,因為707本身註定是要消失的,再給他強加一個情感宿命未免太累贅了。

第三,葉瑄與707
不可置否,葉瑄完全是把707當工具,707對葉瑄是複雜的情緒——也就是《弗蘭肯斯坦》中怪物對他的造物主弗蘭肯斯坦的情緒,你創造了我,卻不願意見我,沒有教我認識世界,導致人人都唾棄我,你創造了我,但卻任由我在方舟腐爛,回去還要被銷燬,但你卻好好活著,甚至我覺得特殊的人——也是你的戀人。
那麼我就偏偏要讓你注意我,讓創造我的人驚訝於我的活力,我要代替創世神,成為你。
當然,這種看上去宏偉的目標,不堪一擊。不管是小畫家還是葉瑄,都給了他致命一擊,他永遠是孤獨的,因為他創造的仿生人事實上也是擁有實際經驗的,而他只能接受任務,完成任務,銷燬,這就是他存在的意義。
即使他的思維方式和外貌與葉瑄一模一樣。
嫉妒、憤怒、悲哀、無奈。
我想這也是707在小畫家面前十分卑微的原因,而這種卑微最為讓人不忍,因為他被創造出來,他本身是沒有罪的,是他的“經驗”讓他本身充滿罪惡,而這種罪惡的源頭卻只能被歸結於他的誕生。
而他的誕生註定著死寂的滅亡。
而只有滅亡,才能給他帶來真實感與存在感。

第四,仿生人與情感。
首先,群鳥篇肯定了機器也會有情感,前提是要有充足的個體經驗。
而且,群鳥篇肯定了仿生人會做夢,夢是移情能力的體現,也是是否具有“夢想”,有夢想就有反抗,所以,707想要製造一個仿生人的世界,他以為這樣就不會再寂寞。
那麼,群鳥篇肯定了仿生人會夢到電子羊嗎?即“共情”。需要對比的是瓦莉、凱爾和707。首先瓦莉和凱爾本身是人,但是被改造成了仿生人,而這些仿生人一部分能很好的融入人類社會,一部分會因為記憶的“斷層”而發狂。重點又是連續的實踐經驗與記憶。好了我知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了(x)顯然群鳥肯定了仿生人只要曾經是人,那一定程度上也能擁有人類的一切情感,包括共情。
也就是說,通篇作品的重點從來不是仿生人,而是直接經驗。

群鳥篇肯定了仿生人的情感,聯想到之前還肯定了人外,好,嗯,我接受,我可以(x)

第五,“know yourself”
認識你自己,也是群鳥篇的核心,不管是707對於自身存在的困惑,還是小畫家本人的選擇,都是一個自我認識的過程。
首先是707,他發現自己的存在沒有任何意義,他是“多餘”的贗品,他找尋自己的身份,707不是葉瑄,那他是誰呢?他想要成為怎樣的人呢?他會到哪裡去呢?最後他也在雪中得到了答案,他已經活在了一個他曾愛過的,他認為的創世神的記憶裡,而這段記憶的存在就是他存在的意義,這讓卑微的他心滿意足。而且他愛上了雕刻,他是也只能是707罷了。
小畫家的心態就不贅述了,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單純關於707還有最後幾句話
——他真的很像小葉瑄。沒有打磨過的天真與殘忍,狡黠與傲慢。

暫時寫到這吧【葉瑄•群鳥篇】賞析|時空中的繪旅人 - 第1張愛頭髮真的和葉瑄一模一樣,我哭死。
我是個沒用的預言家
【葉瑄•群鳥篇】賞析|時空中的繪旅人 - 第2張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2 3樓貓 下載APP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