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帕斯卡契約


3樓貓 發佈時間:2022-05-15 08:42:31 作者:先驅者2333號 Language

        入夜,雨點降了下來,雷聲大作,汙穢的氣息在這些水中更加瀰漫,溼潤的蒸汽浸透到鎖子甲的縫隙裡,似乎更添了一股鏽氣,或許如同那場血色婚禮,教宗終將在卡斯特梅的雨季歌聲中隕落,四神柱在雨霧中就像騰躍而起的巨鯊,教會尖頂建築的倒影更像是它下顎的鋸齒般,撕裂這平和安穩的黑夜。

        在玫瑰家族的會客廳,老尤里烏斯端著酒杯與老佛朗西斯暢飲。自從上次聯手剿滅汙染者之後,兩位公爵就很少見面了,更不用說開懷暢飲。老尤里烏斯要更加豪邁一些,端著啤酒一飲而盡,人能不能別總是45度角仰望天空啊,尼古拉斯趙四說過“經常45度角仰望天空,容易忘記啤酒和炸雞的味道!而老尤里烏斯則偏愛紅酒,紅酒是生命的血液。要懂得生命就首先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瓶紅酒。它為愛而生,也可為愛而死。仿似有著千變萬化性格的妙齡女子。時而瘋狂,時而詩意,時的含羞驕眉,當她留戀那宛若憂傷時。生命的所都有被子她那超凡脫俗的氣質迷戀。(酒水在索拉斯很寶貴)
         對於此次行動,兩位公爵心照不宣,選擇了午夜下手,十三日的午夜,傳聞,一位聖人在淨化汙穢時被他的第十三個弟子背叛了,教會為了紀念這位聖人,每月的十三日都要做祈禱,更不得在當日動武。當然,賜福之地作為面子工程的典範,每個月的十三日,全體人員都要食齋,跪地祈禱,並獻祭強壯的公牛。只有巨像騎士團是例外,他們的地位僅次於教宗,保護好賜福之地和教宗。此外,炮灰除外。那些哨兵和弓弩手,幾乎全部被安排在明哨,最髒最累的工作。
        與此同時,賜福之地的守衛們發現了大批人馬接近。立刻點起了狼煙,原本漆黑一片的城牆變得燈火通明。"前方何人,報上名來如果沒有一個像樣的理由,我們可不會讓你們好受,說罷,城牆上的衛兵便舉起了弓弩。其中一貴族策馬向前,舉起了一枚勳章:"我們是玫瑰家族的人,今天是聖寂日,公爵特地派我們前來為聖人做禱告,還望行個方便,不要辜負了我們公爵的心意,聽聞賜福之地的人,向來以寬厚仁慈自稱,這點小忙,想必不在話下。"城防隊長仔細一瞧,確實是佛朗西斯公爵的信物,心中頓時放鬆了許多,正準備下令放行,一個衛兵走了過來,在隊長耳邊說到:隊長,這雖然是公爵的信物,可為什麼沒有提前告知,公爵每逢聖寂日,都要提前告知,為何單獨此次沒有?
       隊長聽了頓時起了疑心,舉手釋義,衛兵們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吊橋懸浮在了空中。
一騎士正準備拔劍,貴族制止了騎士的行為:糊塗,你這樣做,會葬送我們之前的所有努力,我們這些年來的隱忍,就都白費了。貴族脫下了自己的雨衣,摘下了自己的頭盔,說:我乃尤里烏斯之子,我代表兩大家族共同向教宗致以崇高的敬意,我們真心實意的為了祭拜那位聖人,絕無半點謊言,如若不然,就讓汙穢,肆虐到我們兩大家族的領地。讓我們的人民,全都成為行屍走肉。讓我們家族的人屍骨無存。隊長聽到這樣的誓言,也是震驚了,要知道在索拉斯,誓言是生效的,外力不可抗拒的,巨像彷彿也對螻蟻們的狂言感興趣,記得有一個人曾經發誓要一個人蕩平異教徒,結果沒有履行誓言,後來就沒了消息,數月後,有人在酒館裡喝酒,一獨行俠在酗酒過後,表明自己看到了巨像把那名狂言之人粉碎了。
      權衡利弊後,城防隊長決定放行。一聲令下,眾多士兵開始工作,吊橋緩緩的放下,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入了城門。貴族帶著幾名親衛走上了城牆。城防隊長的臉色不是很好,悻悻的向貴族問好:“尤里烏斯閣下,今天的雨很大,我們沒有及時認出閣下,還望大人恕罪。 尤里烏斯並未責怪,下令將從自己領地帶來的酒水呈了上來:"略施小禮,不成敬意。見狀,隊長又出了一身冷汗:"今天是聖寂日,作為一名虔誠的信徒,是不能在此時做出如此忤逆之舉,唯恐聖人不樂,您的心意我領了,只怕 "無妨,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聖人在天界也不會責怪的,更何況,暴風雨就快來臨了,不是嗎?尤里烏斯貼近隊長的耳朵:"jus nafural"
         隊長聞言,如釋重負:"家族終於要行動了嗎?看來我還沒有被遺忘啊!今天看來,確實值得喝兩口,兄弟們,行動! 守城衛兵聞言都脫下了自己的雨衣,帶上了自己家族的徽章。(在賜福之地臥底的家族成員都是家族中的精銳)"我們為了家族的大義,受了數不清的屈辱,今日,家族要行動了,兄弟們,一雪前恥的時候到了,教會的統治走到末日了,我們還有很多兄弟潛伏在教會,只要能答出口令的,都是兄弟,口令:Gottist tot。抓緊長矛,握牢盾牌,擦亮你們的劍刃,用敵人的血,來供養它,公爵的怒火將焚盡一切,一切都將灰飛煙滅,篡改神諭者,不可饒恕,如若你們看到同胞倒下,不要悲傷,他們,只是去了天國,活著的人要為了倒下的人繼續戰鬥。勝利屬於我們!
       "諸君,武運昌隆!!!
       " Уа!!!
       尤里烏斯漠然的看著群情激動的人群,他的心裡對此毫無感覺,只有戰鬥的慾望!公爵之子舉起了劍,把城牆上象徵著教會信仰的巨像劈的粉碎。起義開始了。

       作為家族的精銳,為家族開路的重任就落在了這些精銳身上,這些精銳總計300人,個個皆能以一敵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泰山崩與面前不動聲色。他們,更像是一種死士。不過,武德充沛只是他們最不值一提的優點。這些人都是經歷了十二道歷練,才成就的戰士。
         遠處,巨像的光芒微微衰弱
         天,要變了

相關閱讀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 2021 3樓貓 站點地圖 廣告合作:asmrly666@gmail.com